自格蘭再次回到獵人一行手中后,它就一直被關在一個看上去隨便哪個商店就有賣的籠子里。雖說打破這種籠子對于格蘭來說自然不在話下,但既然保持這種狀態會避免被人打擾,而且自己也不需要做什么,加上現在也還沒有什么計劃,格蘭索性也就一直趴在這個比先前木箱大了一些的籠子里睡起覺來。

獵人們自然是不會把這么寶貴的東西放在大庭廣眾之下的。士兵們出發后,特特拉村旅店的房間就空出來了不少,而凱斯也正是挑了這么個時候,在這里租下了一間房,在羅特將五兄弟中的老二貝爾接來特特拉村后便也就一直待在這里了。他們的目的是等老大勒尼將被關在帕薩勒城監獄的老五馬克贖回來,隨后五個人再計劃著怎么處理格蘭。

“帕薩勒城是肯定不能去了。”凱斯一邊趴在窗邊看著窗外的情況,一邊這么說著。

“那些士兵已經走了有一段時間了。雖然也不知道為什么只有很少一部分人進了森林,現在外面看上去還是一副重兵把守的樣子,尤其是靠近森林的那邊。”

凱斯說完轉過身看向房間中的另外兩人,希望得到他們的回答。

“他們愛怎么樣就怎么樣,反正跟我們沒有什么關系。”羅特回答道,“既然帕薩勒城去不了,我們就往北走,繞過裴赫爾山去薩特爾城,那地方應該會有人收貓。雖然那里沒有什么魔法貴族,但這種稀罕品在哪都不會被人冷落吧。”

“這誰知道呢,萬一它在別人面前不用魔法了怎么辦?我們用什么來證明它的確是一只會魔法的貓?”

“會魔法的貓又不是僅此一只,那些魔法貴族基本上都會養一些吧。”一旁的貝爾插話道,“你們兩個沒行過商自然是不知道,只要我們對它足夠重視,自然也會有人對我們重視。”

“二哥,這話怎么說?”

“就算只是一塊石頭,如果你出再高的價我都不賣,你還會覺得這只是一塊普通的石頭嗎?”

“這……”

“這樣吧。”貝爾說著站了起來,輕輕拍了拍裝著格蘭的籠子,說道,“到那邊之后由我來賣貓,你們在旁邊放風就是。”

“也行。”

聽著三人間的談話,格蘭也稍微了解了一點現在外面的情況。士兵們依然守著森林邊境,一方面意味著他們料到弗拉修肯定會逃走,所以在森林外再設一道關卡以阻擋弗拉修。另一方面,雖然格蘭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這么想的,但也有可能是為了防止情報泄露而采取的特殊措施。畢竟在這之前格蘭已知的情報是,士兵們會“全部出動”。

格蘭感覺自己好像有點沒睡夠,想試著再睡一會,但三人的談話總是吵的它無法入睡,可精神有些恍惚的它此時又沒法通過三人的交流來進一步分析現狀,這讓格蘭有點為難。

也不知過了多久,格蘭感覺到三人似乎停止了交流。格蘭覺得他們可能已經把要說的都說完了,睜開眼簡單觀察了一下三人,發現三人已經開始各干各的了,這無疑是給了格蘭一個睡覺的機會。

凱斯依然盯著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這次他并沒有再隨身帶著他的那些小機關小陷阱什么的。或許前兩天的連續失敗讓他對自己的作品有些失去信心,可作為五兄弟中除了老大勒尼以外最有頭腦的人,現在的他必須打起精神來。

在知道他們姓什么之前,格蘭無法判斷這五人有沒有什么名聲,他所了解過的五人組多了去了。

“羅特,閑著嗎?”凱斯突然開了口。

“怎么了?”

“我想下去喝點酒。”

“成。”

兩人就這么離開了房間,現在房間里只剩下貝爾和格蘭了。

格蘭和貝爾并不熟,但從之前的談話中可以了解到他似乎從定位上講更偏向于商人。不過格蘭對此并不感興趣,現在的它更想睡覺。

至于貝爾,在將自己背包中的物件又整理了一番后,也躺在床上睡起覺來。

“特特拉村沒什么好酒啊。”雖然這么說著,但羅特還是將自己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說的好像裴赫爾塞就有一樣。”

“起碼裴赫爾塞的酒喝慣了不是。”

羅特是個急性子,也是五兄弟中最不過腦子的那個。這種性格在打獵的時候只會讓他變成兩個極端——一個是在眾人埋伏好前直接沖上去打倒獵物,另一個是被獵物打倒。也正是因此,通常情況下他是最不可能被派出去打獵的那個。

羅特倒也不是沒有優點,這份莽撞也讓他無形之中比別人大膽了些。如果裴赫爾塞發生孩子走丟或是野獸入侵之類的情況,他總會自告奮勇。

中午的時候,三人隨便找了家飯館解決了午飯問題,順便把格蘭也喂飽了。

格蘭對他們并沒有給自己喂剩飯這一點倒是有些驚訝。不知為何,三人特地為格蘭買了一個雞腿,而自己吃的卻是白飯。

大概他們本質上也不壞吧。格蘭這么想。

下午,勒尼將馬克帶了回來,在旅店與貝爾三人見了面,隨后五人回到房間中開始制定計劃。

“薩特爾城?這不太好說。”勒尼反駁道,“這種東西放到那種大城市去賣的話容易出事。”

“可除此之外這附近就沒有什么適合賣貓的地方了,我們總不能還去帕薩勒城啊。”

“我知道,但我們還有別的選擇。”

“什么選擇?”

“拉法爾城,雖然遠了些,但相比起來要安全一點。”

“大哥!跑那么遠就為了賣只貓,還不知道能不能賣掉,劃得來嗎?”

“四,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讓裴赫爾塞從那件事中緩過來,你得學會冷靜。”

“我們為什么不能直接去殺掉那些怪物?”

“因為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樣莽撞。”

格蘭依然在一旁聽著。吃過午飯后,它覺得自己沒那么困了。雖然不知道是此前小睡的原因還是別的什么,但既然已經不困了,就意味著它又可以聽這些人談話了。

也就是說,裴赫爾塞因為某些緣故與魔物或是野獸之類的家伙起了沖突,導致現在急需金錢?雖然不知道這段時間的裴赫爾塞發生過什么,但至少它也還是堅持過來了。算了,再聽聽看吧。

“我們除了屈服之外別無他選嗎?”羅特猛拍了一下木桌,站了起來。

“可我們能戰勝那些家伙?”勒尼也顯得有些生氣,“我們有武器嗎?”

羅特似乎被戳中了弱點,愣了一愣。

整個房間頓時安靜了下來。勒尼與羅特的爭吵讓另外三人低下了頭,畢竟他們也一樣無可奈何。

過了一會,勒尼還是打破了這份寂靜。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這無疑是送死。就算贏了,你有想過我們會損失多少人嗎?”勒尼說著示意羅特坐下,“裴赫爾塞是個窮村子,不足以支撐你的想法。”

“四哥,等我們把貓賣掉之后,跟村長建議一下看看能不能用這筆錢買些武器吧。”馬克在一旁說道。

“抱歉,我只是……”

“沒事,你我都是男人,沖動一下也沒什么。”勒尼走上前拍了拍羅特的肩,“只是,至少也要好好思考一下后果。”

“大哥。”羅特說著抬起了頭,“你……你考慮過我們的姓嗎。”

“文,是嗎。我知道它象征著自由,但我們現在別無選擇。”

文?

格蘭腦中突然閃過了幾個人影。

也就是說他們是自由反抗軍的領袖,文氏兄弟了?可文氏兄弟不是只有四個人嗎,有一個很早以前死了來著?

勒尼·文……勒尼達爾?對啊,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他們可能改過名,也就是說這個人應該就是以后的勒尼達爾·文了,然后是貝爾納·文,凱斯奧拉·文,馬克倫·文。那這家伙呢?莫非他這之后一個人去找那些魔物了?這么一說,好像是聽傳聞說過文氏兄弟里有一個叫羅楚亞克的來著,難道說的就是羅特?也是,名字之間還挺相近的。那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沒有理由不幫助他們了,和他們打好交道也會在以后面對教廷的時候稍微輕松一些,而且說不定還能把羅楚亞克救回來。那就這么定了。

“打擾一下?”

“誰在說話?”

“我。”格蘭說著揮了揮前爪。

簡單交流我還是會的,反正也用不到幾個發音。只是……這些家伙對我會用魔法這件事覺得稀奇,可在說話上也犯不著這么驚訝的吧。

的確。在發現是籠子里的這只貓在說話后,五人全都愣住了。

“紙筆。”

雖然語速依然達不到正常水平,但至少格蘭一直都在努力練習,而現在格蘭自認為在其他人眼中已經可以達到慢速說話的水準了——雖然現在的它還是沒有掌握所有發音。

看到五人依然愣在原地,格蘭又強調了一次自己的需求。

貝爾首先回過了神,從自己的背包中掏出一個記事本,和筆一起放在了木桌上,并打開了籠子。

格蘭將自己的問題一股腦的都寫在了記事本上,隨后看向勒尼,并將右爪在其中一個問題上點了一點。

“呃……是這樣的。本來裴赫爾塞是有自己的貿易路線的,雖說平常也沒什么人用吧。但最近有村民發現貿易路線被一群哥布林占領了,之后村長也派人去偵查過,發現確有此事,而且那些哥布林大都帶著武器,還幾乎全天保持著巡邏放哨。我們不知道它們要做什么,但現在和他們戰斗肯定會對我們造成不少的損失。”勒尼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裴赫爾塞本身就比較窮,不說男人,就連武器加起來都湊不夠一百把,這還是在算上菜刀鐵錘之類本應作為工具的東西的基礎上。”

得到了回答,格蘭又在第二個問題上點了點。

“我們是文氏兄弟,但全天下的文氏兄弟多了去了,我也不知道你指的是不是我們,畢竟如你所見我們只是幾個窮獵人。”

格蘭又在記事本上寫下了一個新問題。

“我們哪敢去找那些哥布林啊,而且我們也不知道他們整天都一副全副武裝的樣子是要做什么。再者說,也不知道對方有多少個。”

“和山地灰蛇相比?那些哥布林好歹算是有智慧的,但要一對一戰斗的話……應該還是山地灰蛇要棘手一些。可這是在一對一的情況下,那些哥布林肯定不會一個一個的上來戰斗不是。”

這我當然知道了……我只是想簡單的判斷一下他們的個體戰斗能力而已,至于群體戰斗,雖然不能說完全準,但至少也能猜個大概。

格蘭看了看自己寫在筆記本上的其他幾個問題,想了想后索性將這些問題都劃掉了。隨后,格蘭翻了一頁,又寫下一句話。

格蘭還沒法縮小自己寫下的字。寫在的它在寫字方面還是不夠熟練,而寫出的字也比平常大了好幾倍。

“你去?他們不好對付的。”圍在一旁的凱斯說道。

格蘭見狀,又在記事本上寫了幾行字。

“就是說,你愿意跟我們一起回裴赫爾塞,然后想辦法擊退那些哥布林?”勒尼有些驚訝,“可……抱歉,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我想知道,你為什么會愿意幫助我們?”

看了看勒尼,格蘭在記事本上寫下了“保密”二字。

旅店老板正在看報紙,并沒有注意到樓上什么時候下來一伙人。

“老板,退房了。”

難得近距離看到老板,格蘭不禁有些羨慕。

旅店老板是位老人啊……之前還沒有仔細看過來著。老先生倒是精神得很,之前好幾次都沒注意過,還以為最多只是個中年人……我要是也能天天這么悠閑就好了。算了算了,就當是為了讓尤瑞利斯所有能有這份清閑的人都不至于淪為戰爭的犧牲品吧。

“啊……哦,我知道了,房間我之后會上去打掃的。話說回來,你們找到失主了嗎?”

“找到了,所以我們這不就打算現在出發嘛,畢竟讓人家等的太久也不合適。”

“行,我就問問。去吧。”

“那我們走了。”

 

 

 

 

【自由反抗軍與文氏兄弟】

起初,自由反抗軍是勒尼為了與尤瑞利斯的一些貪官對抗而成立的組織。但在教廷發動戰爭后,勒尼要求這些人以大局為重,先團結起來抵御教廷。自由反抗軍的武器自然比不過國家騎士團之類的正規軍,但他們巧妙的利用了自己的優勢。獵人出身的成員由馬克帶領著與教廷進行游擊戰,匠人出身的成員和凱斯一起擔任后勤,習武之人與貝爾一同打前鋒,而其他沒有天賦的有志之士則在勒尼的帶領下協助其他隊伍或是正規軍。雖然勒尼將實力最弱的隊伍交給了自己指揮,但畢竟得充分將這些人利用起來,從這點上講由領導人的自己來指揮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文(Vim)在普魯特語中是“自由”的意思。雖然文氏兄弟終究只是普通人,但他們的自由反抗軍可以說是戰爭時期尤瑞利斯的第一大民兵團了。雖然他們最終也沒能改變戰局,但自由反抗軍在戰爭中發揮的作用絕對是功不可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