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如往常一樣自天空東部緩緩升起。至于昨天、以前,所發生過的一切,以及今天起,所將要發生的那些事情,都不是它所需要在乎的。或許,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太陽才有資格被評為最清閑的家伙吧。月亮?如果沒有那些狼人、吸血鬼的傳說的話,它可能會過的自在一些。

一切照舊。普魯特又一次被陽光籠罩后,隨即而來的便是人們所展開的日常活動了。無論是集市,還是酒館,亦或是野外,雖然對這些人來說大都是些再正常不過的事情,甚至都沒有拿出來一聊的價值。但這些悠然的行為至少也告訴人們,今天,也是個好日子。

今天的普魯特也是和平的一天。

陽光透過繁茂的枝葉與地面相擁,讓一些被高大植物奪去生存權的只花矮草也得以在森林中茍活。雖然它們在接下來的日子里還得隨時提防那些食草動物或是昆蟲,但它們畢竟無法反抗,或許這也是一種命運的既定吧。

當然,諸如獵蟲花或是刺藤之類,在茫茫時間長河中進化出了御敵甚至捕敵手段的植物也還是有的。只是它們畢竟只在少數,而且它們的外貌也會很自然的讓一些試圖吃掉它們的家伙與它們保持距離。

這一法則對人們也同樣有用。只是,人們畢竟擁有智慧。像這種獨行者,或是說另類,對于人們來說,可不僅僅是大樹之于百草中那么簡單。或許是為了爭奪陽光,也或許是為了讓周邊看上去和睦一些,這些人往往會受到驅逐。

這其中,有一些受到驅逐的人慢慢因為各種原因走到了一起,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建立了屬于自己的團體。當然,這只是他們的想法。在外界人的眼中,更多的是他們聚在一起想要復仇。

于是,這些花草中有些比同類稍微高大那么一點的,便對這剛剛扎根的樹林發動了以保護其他花草為目的的攻擊。

而結局呢,獵蟲花們被斷了根莖,刺藤們被剝了尖刺,而那些與世無爭的大樹則開始四海為家。

這便是魔女圖書館的起源于隕落。

“好了,再往后你們也都知道了。”

“別啊,我還沒聽夠呢。”

“怎么還聽上癮了,你們又不是小孩子。”

“弗拉修姐姐……”

“沒用。”

早飯過后,因為閑來無事,弗拉修將發生在自己身上過的一些故事講給了少女聽。而格蘭則一直在屋外練習魔法。

哈庫利爾并不在家,弗拉修表示哈庫利爾兩天前就出去采購物資了。

如果僅僅是去買一些儲備糧的話,附近的村莊就能解決。此次哈庫利爾外出,主要是為了前往自由聯邦-塞爾克西亞,去找當地有名的匠人們探討一些問題,并挑選一些優質零件回來組裝、使用。

倒也幸虧兩天前士兵們還沒有開始集結,不然哈庫利爾這一行為跟把自己送上槍口沒什么區別。

弗拉修從儲物架上隨便拿了幾瓶藥水丟給了少女,示意她可以隨便玩,隨后便走出了木屋。

“貓,現在該聊聊關于你的事了。”

原本還在練習魔法的格蘭在聽到母親正與自己搭話后,便立刻驅散了魔法,并禮貌的看向弗拉修。

可是應該聊什么?而且媽媽你現在也肯定不知道我在說什么吧。

“我知道喔。”弗拉修一臉自信地說著,但立刻又將頭轉向了一邊,“騙你的。”

嚇我一跳……要是真的知道我在說什么的話,搞不好我還得花點時間來解釋為什么會管她叫媽媽什么的。不過倒也還好,現在這個樣子誰都認不出來,也不需要我刻意偽裝些什么了。

格蘭四下看了看,并沒有找到什么可以用來充當紙筆的東西,便向著弗拉修用兩只前爪做了個寫字的動作——雖然一點都不像。

“要紙筆嗎?”弗拉修說完扭頭朝屋內喊了起來,“小家伙,幫我把紙筆拿出來。”

“我不小了!”屋內傳來了這樣的回答。

沒過多久,少女拿著紙筆從屋內走了出來,一臉氣鼓鼓的樣子。

“為什么不能去屋里聊呢?”少女問道。

“因為現在該我和貓說話了,這樣解釋可以嗎?”弗拉修回答。

少女朝弗拉修吐了吐舌頭便回屋了。

弗拉修俯下身子,將紙筆放在了格蘭剛剛運用能力制造出來的、用來充當墊板的石頭上。

用貓爪寫字好麻煩啊……不過還好,很快我就不用再用這種方式交流了。話說回來,為什么我會一直相信媽媽有那個能力讓我說話呢……不知道,但就是一直有著這種直覺,但愿事實正好也是這樣吧。

考慮到貓爪不好握筆,格蘭盡可能的將自己要說的話簡單的寫了下來。

“嗯……就是說,你是為了能夠說話才來這里找我幫忙的。”弗拉修思考了片刻,又說道,“好辦是好辦,不過媒介不太好做,畢竟平常也沒有這方面的需求。”

格蘭歪了歪頭,示意弗拉修繼續說下去。

“通常來說,除了獸人以外,其他獸類都沒有辦法正常說話。考慮到你應該是會說話、但不能說話的,所以大概可以用治療失聲的方法來處理。當然,肯定和那些方法不一樣就是了。給我點時間,我思考一下。”

弗拉修說完又低頭沉思了起來。格蘭見狀,便也沒有再打擾弗拉修,也進入了木屋中。

“弗拉修姐姐跟貓貓說什么了?”剛進門,少女就投來了好奇的目光。

你知道我現在還不能說話的吧……怎么突然就問上了。還有,我說了不要用這種方式稱呼我,就算我不能說話,好歹通過我對此的反應你也能看出來吧?

“喵。”

“貓貓快過來,我發現這瓶藍色的藥水和這瓶黃色的藥水混在一起能發熱呢。”

“一次別倒太多,玻璃瓶會炸的。”門外的弗拉修叮囑道,“還有,你們兩個聲音稍微小一點,不要打擾我思考。”

“弗拉修姐姐不開心了。”少女說著也露出一臉難過的表情。

格蘭倒是心里清楚。不管是弗拉修還是哈庫利爾,無論思考什么,都需要保證附近足夠安靜。這是二人的一個小習慣,哪怕正在思考的是今天吃什么。

不知道弗拉修現在正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她有沒有生氣,少女失去了對面前幾瓶藥水的興趣,趴在木桌上一動不動。

而格蘭呢,索性用這突然空閑出來的時間開始觀察木屋。

受到弗拉修的影響,格蘭對煉金術也算是比較了解的。以它目前的水準,調配一些平常市面上比較容易見到的藥水已經不是什么難事了。雖然那些東西都是藥劑師而非煉金術師的工作,但對格蘭來說,因為弗拉修教給自己的入門課就是調配這些藥水,所以它也沒得選。奈何在它學會調配這些藥水后,弗拉修就拒絕再教給它任何有關煉金術的知識了。格蘭覺得,也許是因為弗拉修不想讓自己也被當做“魔女”之類的人。

說來倒也有趣,格蘭一直不知道如果真的變成了這樣,應該如何稱呼自己。畢竟在歷史上還沒有過先例,而格蘭也只能以普魯特語的通常命名方式管自己叫“魔男(Pador-Carito)”。順便一提,“魔女”的普魯特語是“Pador-Carina”。

雖然說,作為歷史上的第一人,按理說格蘭是有給和自己這類人命名的權利的。只是它覺得如果叫其他名字的話可能會有些奇怪,奈何自己又想不到更好的名字。

可以說格蘭早就將自己被當做魔女之后的事考慮完全了。不過幸運的是,至今它還沒有變成“魔男”。

弗拉修突然推開了門,并示意格蘭出去。

“又不帶我一起,小心我偷聽喔。”

“那你試試看?”弗拉修頗有自信的回答。

少女本就只是想開個玩笑。在聽到弗拉修的回答后,她又向弗拉修做了個鬼臉,隨后便又趴在桌上了。

離開木屋后,格蘭發現弗拉修突然變得一本正經了起來。

“你想要生理改造還是用魔法模擬?”

哈?

格蘭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弄的有些不知所措,而且它也不太明白弗拉修為什么要這么說。

看著格蘭復雜的表情,弗拉修索性開始了解釋。

“如果想要生理改造的話,我們就得先去一趟塞爾克西亞,去找哈庫利爾那樣的匠人,給你做一個器件,替換掉你原本的聲帶。優點是此后說話會比較方便,但同時也要承擔一定的危險。”弗拉修說完頓了一下,稍微觀察了一下格蘭的表情,隨后又繼續解釋道,“至于魔法模擬,就是通過媒介和咒語讓你能正常說話。優點當然是安全了,但用這種方式說話的話會消耗你的魔力,而且你也必須保證一直攜帶媒介。這種方式是通過將你的魔力用媒介轉化成聲音的,所以今后你還得自己慢慢學著用對媒介注入魔力的頻率和大小來發聲。”

格蘭幾乎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后者。弗拉修話音剛落,格蘭就伸出了一只前爪,隨后點了點頭。

“生理改造?”

格蘭搖了搖頭。

“就是說魔法模擬了。”

格蘭又點了點頭。

“好辦。另外,為了以防萬一,這媒介你得在什么地方備一個,以防原本的那個丟失或者被破壞了。不過,你不能把媒介留在我這。”

格蘭當然知道原因,而留在哪它心里也有數。

“那么接下來就是去找這個媒介了。”弗拉修并沒有思考什么樣的媒介合適,畢竟現在她面前就有一個百事通。

“小家伙,出來幫忙。”

“來啦!”少女頓時又元氣了起來,拉開門問道,“怎么啦?”

“給我推薦一個魔力媒介,要求是能將各種頻率、大小的魔力轉化成聲音,越清晰越好。”

“這樣啊。”少女低頭思考了起來,不一會就有了答案。

“費南頓山脈里的那些地精靈應該會有這種東西。”

“你指半晶石?”

“是的。”

聽到這里,弗拉修突然“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怎么了?”少女有些不解。

“貓。”弗拉修轉頭看向格蘭,“你運氣不錯,看來現在我有現成的了。”

“弗拉修姐姐去過費南頓山脈?”

“去倒是沒去過,不過我讓哈庫利爾從南邊來的商人那里買了一些,原本是裝在傀儡身上代替元能石的,沒想到這東西還有這功能。”

“元能石?”少女又疑惑了起來。

“也叫魔法水晶,那東西可以把穿過它的魔法放大化,簡單說就是用來強化魔法效果的。但元能石的價格有點高,所以我和哈庫利爾就打算用效果差一點的半晶石充當替代品。”

“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呢。”少女看上去有些興致滿滿的回答道,“再多給我講講嘛。”

“也行。貓,你也進來吧。我們午飯后就去封印陣,順便把帕辛維納和我那道結界都修復一下。”

運氣真好,這樣一來也不用離開森林了。只是感覺那些士兵過不了多久就會發動攻擊,就算媽媽跑掉了,以后老爸回來了可該怎么辦?不行,得找個機會問問媽媽才是。

格蘭回到了木屋。正打算安排下午的計劃時,從昨天早上就開始積累的疲勞終于趁虛而入,侵占了終于放松下來了的它的身體。

算了……還是先睡一會吧,雖說也不知道能睡多久就是了,不過今天晚上應該就沒什么安排了,但愿那些家伙不會這么快就攻過來。

格蘭看了看四周。可除了弗拉修和哈庫利爾的床,以及一個放著待洗衣物的籃子以外,格蘭找不到任何軟質的東西,這意味著它必須睡在堅硬的木地板上。

弗拉修察覺到了格蘭的異樣,隨即走向格蘭,并將它抱了起來。

“我看看……算了,反正那家伙這幾天也回不來,你就在他床上休息吧。”

格蘭久違的又進入了母親的懷抱,熟悉的感覺讓它有些舍不得上床。

“怎么,還想在我懷里睡覺不成?”弗拉修說著看了看格蘭,然后嘆了口氣,道,“就這一次啊,不過這是看在你連夜過來找我,還把帕辛維納收拾掉了的份上。”

 

 

 

 

【半晶石(Xilonec)】

費南頓山脈的特產。原本只是一些隨處可見的普通石頭而已,但恰好住在山脈中的地精靈們喜歡收集一些漂亮石頭鑲嵌在身上,所以也就間接的用自己散發著的精靈之力將這些普通石頭變成了蘊含魔力的半晶石。

對人們來說,半晶石的唯一獲取途徑就是從地精靈身上取下來,所以商人們通常會準備不少從世界各地找來的廉價且又五顏六色的石頭來和地精靈交易。畢竟對地精靈來說,這些半晶石只不過是他們追求美的副產物而已,如果有更好看的石頭,他們當然不介意把這些東西取下來作為交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