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陽緩緩落山之后,普魯特各地陸續亮起了一片片燈光。在整個普魯特被無邊的黑暗籠罩之時,這些被稱為“法羅燈”的設施就會開始它們每天的工作。雖然其光芒遠不及太陽,但無論是保證人們的正常活動,還是驅趕夜晚可能入侵的野獸魔物,法羅燈都一直默默地履行著它的使命。而在夜間為甘諾鎮、特特拉村等地提供光源的,也正是這種東西。

法羅燈的能源來自于白天前去能源儲存點充能的魔法師們。與委托獵人類似,這些魔法師所做的也是一種可有可無但總得有人去做的工作。不過相比起委托獵人幾乎沒有限制的申請條件,因為充能需要使用光元素魔法,這一職位必須由魔法師們來擔任。用來儲存能源的是一種叫做碎菱石的特殊石頭。考慮到光芒的重要性,每到黃昏,普魯特各地都會有專人前去檢查各個儲存點,如果能源不足則會臨時補充之。不過,大部分情況下魔法師們都不會輕易放過這個既能練習魔法又能拿到報酬的工作。而且充能也比執行委托要簡單得多。

此外,有些需要夜間運行的設施也會在得到許可后與能源儲存點連接,并在夜間保持光源的充足,只是因為這種方式通常要向負責機構定期上交租金,所以除了一些大城市的酒館或賭場外,平常也不會有什么設施去申請這種東西。

“您好,方便打擾一下嗎?”

“這么晚了要干什么啊?”

“是這樣的,我們是路過這里的獵人。本來想在這里的旅店過夜,結果沒有房間了,所以想看看有沒有人愿意讓我們借用一下草堆或者墻壁之類的。”

“隨你們便。”

“十分感謝。”

三人在這戶人家側面的草堆旁席地而坐,隨后開始討論該如何防止格蘭逃跑。

“用我的木箱吧。只要把這兩半合上,它絕對跑不掉。”

“你就不怕它用魔法攻擊你?這家伙估計是那些貴族家里跑出來的貓,用平常捕獵的方法肯定行不通。”

“那大哥你說怎么辦?”

“用你的木箱給它搭個窩,今天晚上我們輪流守夜。”

“貴族家的貓?”

正好路過的一名軍官聽到了三人的談話。

“喲,又見面了。這貓是我們在山上捕獵的時候遇到的,想著明天去南邊的帕薩勒城問問那些魔法師。”

“那你們可要看好了。”軍官回答,“我就是從帕薩勒城過來的,聽說今天下午那會有人去帕薩勒城黑市問會魔法的貓能賣多少錢,被路過的士兵捉了。”

“這……”

“估計有人盯上這只貓了,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但如果那些人知道這貓是跟著你們的,那你們可能就有麻煩了。”

“多謝提醒。”領頭人在道謝的同時從腰間取出一個水壺遞向軍官,“長官喝酒嗎?”

“喝酒容易誤事啊。”

軍官雖然嘴上這么說著,但還是接過了壺,擰開蓋子后湊近聞了聞,道:“四年的苦麥酒,還是個稀罕玩意。”

“長官也懂酒?”

“隨便喝喝而已。”軍官說著也坐了下來,“唉……軍營里除了水什么都喝不到,今天也算是撿了個運氣。”

軍官喝了幾口酒,隨后將壺又還給了領頭人。

“三,四,你們兩個照我剛剛說的做,至于誰先守夜你們兩個自己決定,我陪這位軍官喝一會。”

“你們是兄弟?”

“是的,啊……瞧我這記性,還沒自我介紹過呢,我叫勒尼,這是我三弟凱斯,這是四弟羅特。”

凱斯將一個木箱拆下來放在了地上,然后招呼羅特將格蘭放了進去。之后,凱斯將木箱推倒,將箱口貼在了墻壁上。

“喂,大哥說了別表現出一副要抓它的樣子,你怎么回事。”

“這貓不是挺安靜的嗎,它不會怎么樣的。”凱斯回答,“只可惜馬克被抓了,回頭還得想辦法把他弄出來。”

“小聲點。”

唉……我現在倒還是挺安靜的。在這種地方肯定不能用魔法什么的來脫困,雖然我倒還有點想聽聽看這些人還能不能說出什么我需要的情報。

格蘭趴在木箱里一動不動,雖然它也不知道自己目前具體要做些什么。但它可以肯定的是,這些士兵肯定不會在今天晚上就出擊。

“話說回來,你們的團長要什么時候才到這里?”

“團長是從拉法爾城繞山過來的,可能要半夜才能到了吧。”

“長官倒也有趣,聊到現在感覺沒隱瞞過什么。”

“也沒什么好隱瞞的,討伐魔女這事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了。不過,聽你這話,你這是想要搗亂不成?”

“不敢不敢。”

“我們還會在這里待一段時間。這魔女已經跑了好幾次了,這次上面的命令是先包圍森林,然后再逐步推進。”

“也不知道魔女究竟干了什么壞事。”勒尼將壺里的酒一飲而盡,然后又從腰間取出一壺。

“喲呵,獵物沒抓到幾個,酒倒是帶了不少。”

“喝酒壯膽嘛。那些小家伙能賣多少錢,要抓就抓大的。”

“誰知道魔女干了什么,但反正既然有命令讓我們討伐魔女,那我們就得去討伐魔女,違抗軍令是要受罰的。”

格蘭在木箱里翻了個身。它已經收集到了自己最需要的情報——這些士兵短時間內不會開始行動,這無疑是給自己爭取了時間。

格蘭打算等夜深了再出發,無論怎么說至少也得等三兄弟放松警惕之后才行。得到了滿意的情報,接下來格蘭需要的是另一個同樣重要的情報,那就是魔女的具體位置。如果能知道具體位置的話,格蘭也就不需要自行尋找了。不過,就算得不到這個情報也無所謂,畢竟這也許意味著士兵們也不知道魔女在哪。

“差不多該交接了,我就先去帶隊巡邏了。”軍官說著起身準備離開,“欠你一壺酒,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的話,去帕薩勒城,就說找磐石騎士團第六隊隊長普倫。還有,記得看好你的貓。”

“多謝長官。”

看著軍官離開后,勒尼回頭看了看凱斯和羅特,道:“帕薩勒城是去不了了,咱們先熬過今天晚上,明天跟我一起回裴赫爾塞,我自有辦法。”

“那五弟怎么辦?”羅特問道。

“附近有兵都敢這樣,就讓他在監獄里反省幾天,之后再去救他。我酒喝的有點多,先睡了。等到后半夜如果你們叫不醒我的話就麻煩你們守到天亮了,回頭再犒勞你們。”

“好的。”

這樣啊。也就是說,照目前的情況應該是那個急性子守夜。用陷阱的那個應該會對這木箱比較自信,等到他守夜的時候再考慮逃走吧。

于是,格蘭就這么耗到了兩人輪換。這段時間里它既不能用魔法或是什么來打發時間,木箱里也沒有多少空間讓格蘭活動,而且因為貼墻的緣故幾乎什么都看不見,讓格蘭很是煎熬。

“醒醒,到你了。”

“慌什么,你看都現在了那貓不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你先睡著,我過會再起來。”

好機會,等的就是現在。

不過格蘭并沒有立刻出來,它還是稍微等了一會。直到外面沒什么動靜之后,格蘭才開始嘗試緩慢的挪動木箱。沒過多久,格蘭便將頭探了出來。。

什么嘛,這兩個人都睡著了。看來這個叫凱斯的對自己的東西放心的有點過頭了,那我就先走啦。

格蘭小心翼翼的將身子從木箱里挪了出來,隨后悄悄地走進了一個拐角。

呼……現在開始就算是脫離他們的視線了。為了防止他們發現之后開始找我,我得盡快進入森林才是。可晚上的話……但愿不會有什么野獸吧,畢竟現在開始也不能用魔法了。

特特拉村算不上大,所以格蘭沒花多少時間便離開了這里。為了防止被剛才的軍官看到,它還特意躲開了巡邏的士兵們。不過,至于村口的那幾個,格蘭就沒必要去在乎了。

哪邊是東來著……哎對這邊。按理說老爸應該會把房子造在水源附近,在找到水之后就跟著它走吧。可惜以前的這段時間沒來過這里,但爸媽肯定是成功逃掉了的。

格蘭并沒有走大路,它也不敢保證森林外圍的守兵會不會讓一只貓跑進去。

雖說名字叫納法雷亞大森林,但實際上它的規模在尤瑞利斯境內只能排到第八,比第一名的尤克哈爾山林小了兩倍不止。不過考慮到尤克哈爾山林是以氣候濕潤的尤克哈爾山為根據地的,算是有先天優勢,所以倒也不能說納法雷亞大森林就怎么怎么樣了,況且這片區域的降水也不算非常豐富。

格蘭挑了個植被還算稀疏的地方,進入了森林之中。這時的它才終于發現了身為貓的另一個優點,也就是夜視能力,這讓格蘭即便是在夜間的森林里也能看清前方的路。

然而,起初面前的路還算通暢,越深入森林,格蘭就越發現路變得難走起來。

可這種地形對格蘭來說算是常客。在回到過去前,每當格蘭想去看看自己的父母,就得走一次這樣的路。當時它的父母住在尤瑞利斯規模第三大的瑪納羅亞山脈北部森林中,本就崎嶇的山脈地形和復雜的森林環境融合形成了一片能讓人寸步難行的區域。或許是因為相信這種天然屏障能幫助自己拖慢前來討伐的人們的速度,格蘭的父母曾兩次在瑪納羅亞山脈北部森林定居。

當然,他們也并非只藏在森林中,人跡罕至的深山與幽谷也在他們的選擇列表之中。更有一次,為了躲避追兵,他們二人竟然跑到了普魯特東邊的一個無名小島上。

格蘭用風魔法不停地吹著前方,為自己開路。畢竟它既沒有足夠的力氣去砍斷攔路的植物,手上也沒有合適的刀具。如果遇到風魔法吹不開的地方,格蘭就會試圖繞道。

它大概知道經過納法雷亞大森林的溪流在什么位置,而此時的它也正是在往溪流所在的方向走。

這條小溪的源頭在裴赫爾山上。雖然水流量不算大,但它勝在長度。如果從源頭算起的話,它會先流下裴赫爾山,隨后橫穿納法雷亞大森林,最終流入森林東南部瓦拉克平原的瓦拉克湖。如果要給這條小溪排名的話,在尤瑞利斯境內它大概可以排進前十五。只是因為它的水流量并不足以被稱作“河”,所以直到現在它也還只是一條無名小溪。

啊……好想用風刃開路啊。要是我的魔法等級能再高一點就好了,這種5級魔法用起來又不難,稍微壓縮一下空氣就好了。不對,我是不是在之前的什么時候用過這種壓縮空氣的魔法?

想到這里,格蘭對著自己的腦袋用力拍了幾下。

為什么我總是想不起來這種東西啊!換做平常肯定想都不用想的,難不成真的是因為變成貓導致記憶出問題了?

格蘭并不打算去思考這種令人頭疼的問題,它寧愿直接去問自己的媽媽。

風,風,混合。

在開始使用風刃后,格蘭又想起一個自己犯傻的情況。就在剛剛不久,它還在想著自己不能使用魔法。雖然它是覺得這樣會暴露自己,但那時的它腦子里都是些火魔法光魔法什么的,完全沒有往風魔法這一方面思考。

在風刃的幫助下,格蘭的移動速度明顯快了起來。大概過了半小時,格蘭終于聽到了遠方傳來的水流聲。

快到了,再努力一下。等找到溪流之后就能跟著溪流去找爸媽了,如果快的話可能天亮之前就能到地方,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在那里待上一段時間。

水流聲越來越大,格蘭也終于看見了前方不遠處由水面折射而來的月光。

雖然直到中途才想起自己能強行使用風刃,但至少也沒有太拖慢速度什么的。既然已經發現了小溪,接下來就是順著小溪繼續深入森林了。不過話說回來,媽媽會不會為了防止討伐她的士兵們也采用和我一樣的方法而故意遠離水源呢……姑且還是從現在開始稍微注意一下周圍的環境吧,如果能找到腳印或者破壞植物的痕跡什么的就最好了。

 

 

 

 

【尤瑞利斯國家騎士團】

尤瑞利斯國家騎士團起初是尤瑞利斯的國王為了方便治安而建立的。騎士團分為四個,分別是管理西北區域的暴風騎士團、管理東北區域的烈焰騎士團、管理東南區域的巨浪騎士團和管理西南區域的磐石騎士團。但如果論騎士團實力的話,暴風和磐石兩個騎士團要更強一些,畢竟兩個騎士團所管理的都是和教廷公國圣梵卡接壤的地方。而相應的,處在內地的烈焰騎士團也就稍微弱勢一點。

成為騎士團員的條件非常苛刻,不僅要提交并通過書面申請,還得通過體力測試并在騎士選拔賽上取得優異成績。騎士團的職位從低到高分為成員、隊長、團長、騎士長,如果想更進一步的話,不僅需要積累功勛,還需要在決斗中戰勝自己的上司。

有趣的是,哪怕是騎士長也不能直接向成員下發任務,必須以騎士長先通知團長,再由團長通知隊長,隊長再通知成員的這種順序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