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還在同與它背道而馳的云朵們糾纏著。在給大地帶來炎熱的同時,也讓表盤上的幾根針慢了下來。

無論今天是哪一天,對于這個世界來說,都沒有什么區別。這個世界需要做的也就只有一次次的重復自己昨天所做過的事而已,而如果它在某些地方出了差錯的話,便會在人世間引起一場災難。雖然,這對它自己來說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自然,就算七年后的普魯特將會陷入一片大亂。同樣,這對世界本身來說也不算什么。

呼吸著七年前的空氣,雖然還聞不到戰火硝煙的味道,但現在的它也并不寧靜——除非有些人愿意停止他們正在醞釀著的陰謀。

裴赫爾山在甘諾鎮東邊,與甘諾鎮的東門只有不到五千米的距離。托裴赫爾山的福,甘諾鎮的人們要多花點時間才能看到日出。

甘諾鎮起初是作為礦山村而建立的。當時,有人宣稱在裴赫爾山挖到了大量的黃金,這一消息自然是在尤瑞利斯掀起了一股淘金熱。而為了讓自己能在夜間不至于睡在山上,人們變自發興建了一個小村子作為臨時據點。然而,消息來得快,去得也快,這些為了發財的人并沒有在這里再挖到多少黃金,有些人甚至還把回去的路費給搭進去了。既然已經回不去了,他們索性也就住在了這里。

不過,這個小村子的發展與礦物并沒有絲毫關系。在這些人定居后,無意間發現這里似乎莫名其妙的變成了商人們行商的一個中轉站。不管怎么說,人們也需要準備充足后才能上山,且從山上下來的人們也得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下。于是,在當時的村長的提議下,村民們與來來往往的商人們交易了起來。買下一些食物,賣出一些材料,久而久之,這里也就發展到了鎮的規模。直到現在,甘諾鎮依然是那些需要經過裴赫爾山的商人們的優先選擇。

格蘭在離開甘諾鎮之前買了一些備用干糧裝在袋子里,并用能力將袋子背在了背上。考慮到路程比較遠,它所買的大都是些能隨時食用的東西,畢竟有些食物放涼了就不好吃了。

從太陽移動的軌跡看來,格蘭似乎已經走了兩個多小時了。不知不覺間,腳下的路也開始逐漸變得陡了起來。

差不多該休息一下了。我出門的時候鎮里的大鐘顯示是九點左右來著,這么算的話差不多到下次休息的時候就可以準備吃飯了。

歇著也是歇著,無聊的格蘭索性開始繼續研究它的造物能力。

為什么造出來的東西總是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樣呢……雖然大體上沒什么問題,但細節方面總是做不出來。照這么下去我要造一輩子的扁石了,這可不行,得想辦法至少造一把石劍出來才算是有所進展。

地,地,混合,隨念。

然而,無論格蘭多么努力的在腦中構思石劍的形狀,在它最終睜開眼時,出現在面前的還是一塊邊緣鋒利些的長條狀石塊。

可能還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對吧,可究竟是不是元素方面的問題呢……

格蘭曾經嘗試過只用一份地元素來進行嘗試,然而最終的結果卻是一個除了比原本的要小一點以外幾乎沒有區別的石塊。當然,三份地元素它也試過,結果是一個大一號的。

為了解決問題,格蘭也試過用其他元素混合來造物。雖然最后也沒有解決問題,但這至少讓格蘭知道了它現在還不能用兩種元素來造物。

休息一段時間后,格蘭繼續踏上了旅程。它知道它必須抓緊時間,這次機會無論如何一定要抓住。

不過,格蘭自認為它比那些人要快幾天。以格蘭的觀點,得知消息的人還要花點時間來招募人手,即便是城主、鎮長之類的人也還是要花時間通知附近城鎮并集結兵力。只是,有一點被格蘭忽略了。

“嘶……”

格蘭的體型跟人比起來小太多了。而此時的它又是獨自上山,自然會吸引一些小型食肉動物的注意力,比如它面前的這條蛇。

出現在格蘭面前的是一條山地灰蛇。這種小型蛇并沒有毒性,一般通過與地面顏色相近的皮膚將自己隱藏起來,伺機對附近經過的動物發動襲擊。不過,在饑餓的情況下,它們也會主動出擊。

格蘭并沒有過與這種蛇類戰斗的經驗,只是從書上了解到山地灰蛇非常敏捷,且它的鱗片能夠抵御3級以下的地魔法與火魔法。

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它的食譜里沒有人類的話,山地灰蛇對人還有著不小的威脅性。

格蘭覺得自己必須得跟它戰斗了,它在與蛇賽跑這一點上沒有絲毫的信心。

雖然沒有對付過山地灰蛇,但重甲兵它還是見過的。對格蘭來說二者區別不大,都是平常攻擊基本不會奏效的家伙。

格蘭對付重甲兵通常是用光元素電系魔法,或者是將某種元素聚集在重甲內部并引爆。然而,前者對地屬性的山地灰蛇肯定是沒有什么效果的。

也就是說……要殺掉它的話只能想辦法用風或暗元素的魔法在它體內引爆了。可引爆不在3級魔法的范疇里啊,要是我手上有武器就好了。

一番思考后,格蘭還是決定用地元素魔法來對付它。

地,暗,混合。

看到山地灰蛇開始快速向自己逼近,格蘭意識到自己已經沒有時間再猶豫,索性立刻升起一道土墻臨時抵擋。

其實格蘭并沒有太多的使用過地元素相關的魔法,平常最多也就是當成便捷盾牌來用。它比較擅長的是水元素和光元素魔法。利用水的導電性來增強電魔法的傷害,這和大部分魔法師的喜好也差不多。

通常情況下,魔法師們喜歡將各種元素與風或光元素交替使用。在魔法師們的眼里,風元素是六種元素中相性最好的,無論是使用火焰龍卷還是沙暴都非常方便。而光元素則是為了一邊干擾對方視力一邊使用魔法攻擊。

格蘭已經將能力驅動的元素放在了合適的位置上,隨后它要做的便是收回土墻。

剛收回土墻,格蘭就看見山地灰蛇迅速向自己爬來,絲毫不給自己任何機會。雖然它也知道,就算不收回土墻,山地灰蛇還是會爬過土墻來攻擊自己。

機會正好,起!

隨著格蘭的意念,一個暗黑色的球體憑空出現在山地灰蛇面前,擋住了它的視線。同時,大量沙土出現在了格蘭原本安放元素的地方,將山地灰蛇與暗黑色球體一并圍了起來。

好,困住了。那么現在,跑!

一邊這么想著,格蘭立刻邁開了步子,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山上跑去。

無論魔法還是能力,在超出使用者的可操控范圍后便會失效。所以這只山地灰蛇遲早會被放出來,而接下來就看它愿不愿意隨著留下的氣味去追擊它的獵物了。

也不知跑了多久,格蘭覺得自己已經跑不動了,呼吸也有點困難。它也不知道山地灰蛇會不會追上來,不過現在的它必須休息。

格蘭用魔法將沙土聚集起來,將自己也圍了起來。

的確,圍困類型的魔法既能給外面的人爭取時間,也能保證里面的人的安全。

地,光,混合。

格蘭用能力召喚了一個發光的小石柱為自己照明,同時也時刻保持著警戒。如果聽到附近有蛇的聲音的話,格蘭也能驅動元素來打它個出其不意。

總之現在先休息一會吧,都有點喘不過來氣了,順便也想想如果它真的來了應該怎么對付它。首先地、火、光三種元素是肯定行不通的,如果不能引爆的話暗元素也用處不大,那么就只剩下水元素和風元素了。冰系魔法嗎……或許我可以用能力做個什么壓縮空氣彈出來引爆了,雖然對這種家伙來說還必須在體內引爆才行……

等等,我這不是能引爆元素的嗎?

格蘭意識到自己再次被變成貓后的不自信給耽誤了,這讓它沒法以最佳的狀態來思考問題。從變成貓到現在一共也就經歷了兩次戰斗,結果一次忘了自己還有能力,一次忘了自己能用能力來強行使用高級魔法。

還在思考怎么將元素打進山地灰蛇的體內時,格蘭的肚子叫了起來。

啊……這么快就餓了的嗎。那姑且先隨便吃點東西好了,正餐還是應該盡可能的在飯點吃。

格蘭想袋子里抓個面包出來,然而奈何它還不太擅長用貓爪,面包就這么從袋子里滑到了地上。

要是換做以前,格蘭肯定得拿去擦擦,然而現在自己手上也沒有什么干凈的東西。它也知道身為貓的自己吃點帶灰的東西也無所謂,只是它還是在本能的阻止自己吃下這種“吃了可能會生病”的東西。

先用這塊三角巾湊合一下好了。不過至少也得先抓起來……啊。

一個不小心,面包在地上滾了一圈。

算了不管了,我什么都沒看見。

格蘭也不想再嘗試抓起面包了,直接就這么趴在地上啃了一口。

要是不帶沙子就好了……就假裝它是糖粒吧,雖然沒什么味道。

沒過多久,格蘭就將圓鼓鼓的面包吃成了一片廢墟,剩下的那些滿是沙土的殘塊它實在下不去口。

而就在這時,它的貓耳捕捉到了一些土墻外面的聲音。

還真的追上來了啊,那正好就配合一下我的想法吧。風,暗,混合。

為了混合其他元素,格蘭不得不先撤下了用來發光的小石柱。而混合完畢后,格蘭將土墻也收了回去,同時為了以防萬一立刻又開始聚集光元素,如果局勢不對的話還能用閃光來拖延時間。

收回土墻后,格蘭和山地灰蛇打了個照面。知道山地灰蛇大致方位的格蘭算是先手方,而它也是毫無思考的就將閃光用了出來。

“嘶!”

看上去是閃到了。張嘴什么的可是你自己干的啊,接下來就不怪我了。因為是你想吃我在先,我不會道歉的。

格蘭帶著已經準備好的一團風元素沖了上去,趁山地灰蛇無法還手之時將風元素強行推進了蛇口內,隨即立刻跑開了一段距離。

嘭!

山地灰蛇的身體像氣球一樣爆開。不管剛才的它是否有機會反擊,至少現在它是絕對無法再動彈了。

去馬塞拉陪陪那只為了拯救世界而獻出生命的邁斯鐵獸吧。

格蘭刻意的控制了風元素的聚集量,讓山地灰蛇的血液什么的不至于沾到食物上,但它自己卻沒能躲過去,稍微沾上了些蛇血。

至少食物沒事。這么想著的格蘭開始驅動水元素,試圖清理血液。

就這樣吧,能清理掉的都清理掉了,留下這么點血痕也沒辦法。總之,這樣一來就算是暫時安全了,繼續趕路吧。

格蘭驅動能力將食物袋又背到了自己身上。因為不能直接操控袋子,格蘭還不得不再通過造物能力做個小石塊出來拉著袋子走。這期間內格蘭還一直注意不讓食物沾到沙土,雖說最后倒還真的沒有沾上什么沙土,可格蘭總覺得有些得不償失。

畢竟不管是魔法還是能力,都是要消耗精神力的。說白了就是,如果使用魔法或能力太過頻繁的話,會犯困。

睡一會好了,好現在太陽照在身上還有點舒服。

這么想著,格蘭找了一處比較隱秘的地方,又將背上的袋子取了下來。

我這都是在干什么啊……早知道這么快就取下來了,我就不用能力了。話說回來,為什么總是有股變成貓之后智商和記憶力什么的也下降了的感覺……真的是因為貓的腦容量不足以裝下我原本的那些知識嗎?雖然現在是感覺有些什么東西想不起來了,但仔細想想作為人的時候也有過這種情況,然后遇到些什么提醒就想起來了。或許我還沒等到那些提醒吧,等時機到了大概自然會想起來的。總之現在先睡一覺,有什么事醒了之后再考慮。

然而,雖然格蘭消滅了企圖捕食自己的山地灰蛇,可離它不遠的一個地方卻又發生了些情況。

“你確定沒看錯?”

“當然了,你是大哥,我怎么會騙你呢?”

“會魔法的貓在市場上能賣不少錢呢,我覺得應該跟老三過去看看,如果能抓住的話我們就能擺脫這副困境了。”

“有把握嗎?”

“我看它對付一條山地灰蛇都挺吃力的,肯定不是我們的對手。”

“那行,二,你留在這里,我和三四一起去看看。”

 

 

 

 

【元素分系】

在人們剛接觸魔法的時候,只是簡單的將元素分為風、火、水、地、光、暗六大類。在有魔法師宣布可以用水元素形成冰后,尤瑞利斯經歷了一小段“七種元素”的時期。隨著魔法師們發現的新魔法種類越來越多,當時尤瑞利斯的魔法研究院院長認為不能再這么下去了,必須給這些種類劃分一下。這之后,元素便又回到了六種,起初的冰被劃分到水元素下,成為了“水元素冰系魔法”。和它類似的還有“光元素電系魔法”、“地元素巖系魔法”等。

時至今日,魔法研究院依然在從事著探索新種類魔法的工作。雖然目前階段已經很難再發現新種類了,但參與研究的魔法師們還是一直堅持著。畢竟只要發現了就意味著自己可能會被載入史冊,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得的到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