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七天時間里,格蘭一直生活在這個隱蔽性良好的地洞中。當然,這七天里它也并非衣服無所事事的樣子。在認真思考一番過后,格蘭覺得練習發音和魔法應該與改變世界并沒有什么關系,況且也沒人看見。于是,本著這個想法的它,不僅終于找到了發出“格”這個音的訣竅,讓自己終于能完整說出自己的名字,還讓自身的魔法能力再次提升了一個階級,到了5級魔法師的水準。

至于食物,因為不能就這么把肉晾在外面,但地洞實際上也不深,這種環境又容易讓肉腐爛。同樣是在一番思考過后,格蘭挑了一個風不大的深夜,在將四周用土墻起來后將這些肉統統制成了熏肉。雖然全封閉的環境幾次讓它感到呼吸困難,但為了不讓人們注意到這里產生的火光,格蘭也只能強忍過去。它倒也想跑到土墻外面去,可這樣的話就沒法精準的維持土墻內部,用魔法產生的火焰了。

除去喀爾斯獸和面包,格蘭還特意在一個下雨天偷偷溜去納法雷亞大森林采了不少果子回來。雖說以格蘭的體型也拿不回多少果子,但至少在這些果子的幫助下它還是成功的迎來了第八天的太陽。

呼……現在可以回裴赫爾塞了。

格蘭將地洞又收拾了一番,并把留給自己的最后半個面包也裝進了背袋中。

這半個面包可以說陪伴格蘭度過了最后的兩天。這也是它從野外生存專家那里學到的技巧——無論如何一定不要讓自己彈盡糧絕,哪怕忍一忍饑餓,留下半塊面包,每天看著它也會讓你充滿信心。

格蘭也不知道這招好不好使,它只知道這兩天中自己無數次的想吃掉這半個面包,但它最終還是沒有這么做。如果要問為什么的話,可能是因為這句話也的確有點道理吧,雖然格蘭不太明白。

格蘭對于這種看上去充滿哲理的話從來都是難以理解。它更喜歡那些淺顯易懂的句子,而這也是為什么它很少去接觸歷史書籍。倒也不是它對歷史不感興趣,書中那些奇奇怪怪的句子它是真的看不懂。

雖然它偶爾也能說出來那么兩局就是了。

離開地洞后,格蘭徑直向裴赫爾塞走去。或許是因為本來就離得不是非常遠,太陽還沒到頭頂,格蘭就已經看到了那棵被當做裴赫爾塞地標的大樹。

只是,在它不在的這七天里,裴赫爾塞發生了一件格蘭又想看到又不想看到的事情。

“格蘭特大人回來了!”

不知是哪個眼神好的看見了這只在巖石間行走的貓,沒過一會,一群人就向著格蘭的方向跑了過來。

格蘭本來應該是對他們的這一行為習以為常了的——如果他們沒有都穿著白色的衣服的話。

“發生什么了?”格蘭帶著不解問道。

然而,村民們面面相覷,遲遲沒有回答。

“發生什么了?”格蘭又問了一遍,只是這次的它已經感覺到有什么不對了。

“羅特·文……死了。”

哈?

格蘭對這突如其來的噩耗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但它終究還是很快就冷靜了下來,畢竟這件事它是已經知道過一次了的。

羅特……或者說羅楚亞克,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最后還是擋不住命運啊。雖然對我來說可能只是少了一個今后能并肩作戰的人,但這次不管怎么說也相處過一小段時間……算了,至少也間接的證明了歷史的確沒有改變過吧……等等?我什么時候默認羅特就是這個時候死的了?如果他是在這之后的某個時間死掉的話,那這次不還是改變世界了嗎?這又該怎么辦……

格蘭在原地愣了好一會,等到它終于決定不再思考這些已經過去了的事之后,卻注意到村民中有著那么幾個將憤怒和怨念寫在臉上的家伙。

“先,回,去。”格蘭一時不知道怎么回答這些人,索性在自己所記住的簡單對話中拆字組成了這么個句子。

格蘭就這么跟著一言不發的村民們又回到了村子。回村后,格蘭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村長或是勒尼,詢問這幾天究竟發生了什么。

格蘭憑借著自己的記憶找到了那個帶有前院的木屋,敲門示意后便推門而入,恰好發現勒尼和村長都在屋中。

“格蘭特大人……”

“發生什么了?”格蘭又問了一遍。

“這……算了,是這樣的。”勒尼嘆了口氣,稍微沉思了一會,道,“你走后的第三天,村里來了個商隊,我們好心提醒他們往前的商路被哥布林霸占了,然后他們中就竄出來個人,說是能解決這個問題。看他也是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我們就相信他了。后來,我們跟著他去討伐哥布林,可那家伙感覺一直對其他人不太在意,沖的太快,我們跟不上他,一不小心就中了哥布林的包圍,這種時候他又不在,所以就……”

“抱歉,紙筆。”

“啊,您稍等。”

拿到紙筆后,格蘭開始在紙上寫起字來。

“對,那種時候我們除了突圍也別無他選。四……羅特仗著自己拿著哥布林的精良武器,硬是往我們的反方向突圍,結果哥布林都被吸引到他那邊去了。雖然我們最后都一個不落的逃出了包圍圈……”

勒尼說到這里,又嘆了口氣,隨后便沉默了。

不過這也足夠讓格蘭了解事情的經過了。為了讓困擾自己的問題得到解決,格蘭還是多問了一句。

“如果沒有你們?沒有格蘭特大人或者那家伙的話,我們肯定是不會向哥布林發動攻擊的。”

“唉……按照他的性子絕對會去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在格蘭特大人來這里之前,村長一直讓我們幾兄弟隨時看著他。除了前兩天獨自出去打獵,就是在山上第一次遇到格蘭特大人的那天,除了那天以外就再沒有讓他獨自行動過了。”

“對,他從小就是那種性子,明知道打不過也要打,勸不住。”勒尼說著端起水杯一飲而盡,“這段時間整個村子都在擔心他會不會哪天真的跑去送死,哪成想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

啊……該怎么說呢……似乎確定了自己的確沒有改變世界,從這點上講還是挺開心的,可為什么偏偏就這么巧?難不成羅特真的命中注定要死在這里嗎?這么說來,信上也提到過可能會對世界造成什么就算回到過去也沒法改變的影響。雖然不知道這影響是指什么,但既然事已至此……就這樣吧。

那哥布林被消滅了嗎?格蘭在紙上這么寫道。

“已經被那家伙全部殲滅了。”勒尼說完又頓了一頓,“只是,那家伙明明有著那樣的實力,為什么還要讓我們也去參戰,這點我搞不明白。”

如果這么說的話,那我可能猜到那家伙是誰了。嘛,雖然這么做實際上的目的是想讓其他人目睹他的戰斗什么的,但至少這次,你做的有點不太對了。

“村長。”

一個村民一邊說著一邊敲了敲門。

“時候到了啊……”村長說著顫巍巍地站了起來,“格蘭特大人,雖然……”

“我一起去。”

“那好吧。只是……希望格蘭特大人能離那些村民遠一點。這件事過后,有些人把羅特的死歸咎到格蘭特大人身上了,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做出什么沖動的事。”

怎么還怪到我身上來了……算了,既然村長都這么說了,這種時候還是盡可能的少生事端吧。

格蘭最終還是決定不跟著村長兩人離開木屋。兩人離開后,格蘭跳上了窗臺,開始暗中觀察外面所發生的一切。

“……羅特是個好孩子,雖然性格躁了些,可他永遠都是村子里最勇猛的那一個。”

“……他在我們被怪物包圍的時候獨自吸引了怪物的注意力,讓我們能安全逃走……”

“下葬吧。”

裴赫爾塞有個奇怪的習俗。在村民因為各種原因而逝世后,其他人會將他的尸體埋在那棵地標大樹的腳下。或許,他們只是希望逝者會化作大樹的一部分,永遠留在裴赫爾塞。也或許,是為了讓逝者今后也能在那為數不多的樹葉之間,也依然能夠看到這生他育他的村子吧。

這一天接下來的時間里,格蘭一直待在村長的木屋中。也許是因為有著村長的庇護,直到晚上,所有人都熄燈睡覺后,也沒有什么圖謀不軌的人進入這個木屋。

夜深后,格蘭偷偷離開了木屋,開始在裴赫爾塞四處散步。

現在的它并沒有一絲困意,白天所發生的事讓它感到有些困惑。雖然已經說了不再去思考,但它還是一直對羅特的生死與改變世界之間的關系感到好奇。它不知道一個這樣性格的人如何才能改變世界,也不知道為什么救下這種看上去能在以后發揮極大作用的戰斗人員會對未來產生負面影響。思來想去之后,格蘭所得出的結論也就只有“羅特活著的話可能不會有自由反抗軍”了,可這終究也就只是格蘭說服自己的一個理由罷了。

不管怎么說,討伐哥布林的這一事件就這么莫名其妙的結束了。雖然結局有些不盡人意,但格蘭也可以開始思考下一步的計劃了。

對于格蘭來說,現在要做的事當然是先回到甘諾鎮,然后再找機會去一趟薩特爾城的瑪格妮魔法學院,拜訪一下學院中的一位曾與格蘭有過些許交集的教授。雖然現在的教授還并不認識“伊諾”這個人,但格蘭覺得他應該會對自己這副貓的軀體產生興趣。況且,自己也知道對方的喜好以及觀點。在交流這方面上,格蘭有著十足的把握。至于去拜訪這位教授的目的,自然是詢問有沒有什么快速提升自身魔力的技巧了。格蘭可不想在這副身體上浪費太多時間,既然已經得知了只要成為7級魔法師,就可以安全的變成人形這一消息,自然現在所要做的也就必須是盡快提升自身實力了。

走著走著,格蘭發現面前似乎有一個人影。隨著格蘭的不斷走近,人影也逐漸變得清晰。

勒尼?那看來今天晚上也不會太無聊了,雖然出來散步更多地是想靜下心來難得的思考一下關于自己的事情吧。

“喵。”

“格蘭特大人?您也睡不著嗎?”

“差不多。”

格蘭就這么坐在了勒尼身邊,隨后便是很長一段時間的沉寂。

格蘭也不知道為什么,當它坐在勒尼身邊后,腦子里就時不時地浮現出羅特的身影,這讓它無法再集中精力思考有關于自己的問題。

也不知過了多久,勒尼首先打破了這長久的沉靜。

“格蘭特大人……帶紙筆了嗎?”

哈,平常都是我問你們,今天突然問我是要做什么。不過,我沒帶喔。

“沒有。”

“沒有就沒有吧。”勒尼說道,“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和格蘭特大人聊聊。”

“什么?”

“隨便聊聊而已。話說,格蘭特大人知道喀爾斯獸嗎?”

“嗯。”

“喀爾斯獸大概是除了我們以外的所有動物中最有奉獻精神的了吧,雖然這么說也不太合適。”勒尼也不管格蘭對喀爾斯獸是否了解,就自顧自地說了起來,“它們會在自己發現的植物周圍留下標記,讓其他喀爾斯獸能更容易的發現這些植物。會在路過其他喀爾斯獸巢穴的時候幫忙打理一下,讓幼年喀爾斯獸不至于住在一個骯臟的環境里。但這些對我們來說都無關緊要。”

你想說的大概是那個吧。

“但它們會在面對天敵的時候主動吸引對方,讓附近的喀爾斯獸能更快地逃走。雖然有些時候,它們或許會因為互相謙讓而雙雙殞命,但也不能因此就說它們愚蠢。”

好了我知道了……我前幾天才吃掉一窩,你再說下去會讓我產生愧疚的。

“啊,有點自顧自了,抱歉。”勒尼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隨后便又陷入了沉默。

今天晚上就這么度過吧,這樣也挺好的。至于你,勒尼,勒尼達爾·文,今后的日子里,可要把你那剩下的那三個弟弟給保護好啊。

 

 

 

 

【瑪格妮魔法學院】

考慮到大魔術師瑪格妮·林克斯對魔法所作出的貢獻,“瑪格妮魔法學院”已經取代“魔法學院”成為了一個固定詞組,以表達對她的紀念與尊敬。瑪格妮魔法學院所教授的課程包括但不局限于六大元素及與其相關的魔法,這里也有著為了讓魔法師能在將來的戰斗中能保證即使陷入近戰局面也不會太落下風的劍術課程,讓魔法師能更好地利用自己的芙格納能力的芙格納課程,等等。

有趣的是,即使當今時代正確的叫法應該是“瑪格妮魔法學院”,但人們還是為了方便而去掉了前三個字。不過,無論如何,人們也絕不會以這個名字來稱呼位于尤瑞利斯首都德法羅的瑪格妮魔法學院。畢竟這里曾是大魔術師親自參與并建立的學院,無論從哪種方面講都比其他的魔法學院要高一等。同時,這里也是人們公認的“最高學府”,而師資豐富又歷史久遠的它也的確擔得起這個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