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決死

身體被輕易撕裂,鮮血在空中肆意飄灑,女子的全身宛如被孩子丟棄的玩偶,殘破不堪。

“什么啊?根本就沒有我們出場的機會嘛,等到一方解決另外一方,然后在背后偷襲的行為明明一點都不是我的作風。”留著一頭金色雙馬尾,穿著運動短褲的女性緩緩踏步走上前來,用腳踢了踢已經動不了的阿納斯塔西婭的軀體,“簡直就像是塊爛抹布一樣呢。”

“不要這么說,蕾娜,我們身上肩負著巨大的使命。只有目標的達成才是我們的唯一所求,過程手段怎么樣的都無所謂。我們就是為此才加入這個組織的不是嗎?”

“是是,那么打掃戰場就拜托給你了羅特斯,我可不想親手觸碰那些骯臟的東西。”蕾娜絲毫沒有想要掩蓋自己的不耐煩之情的想法,有些沒好氣得說道。

羅特斯卻像是早已習慣了女子那尖酸刻薄的說話風格,自言自語地說道:“那么,首先從確認那邊的男子的死亡開始……”

“我覺得根本沒有那么做的必要,畢竟我可是親眼看著他的心臟被那個沒品的女性射穿的。”

“萬事都以穩妥為上。”

……

發生了什么?從剛剛開始世界就變得奇怪起來。

心臟被洞穿的昏厥僅僅維持了一瞬。

我并沒有死,與此相反的,就連之前斷掉的三根肋骨也得以復原。

這兩個人是敵人嗎?之前的那個家伙呢?他們和那個女性難道不是一伙的嗎?到底是怎樣?我是這樣保持不動,假裝死亡比較好嗎?

超乎想象的劇變以及巨大的信息量讓獅子堂再一次踏入迷惘與混亂之中。

腦內通話技能還沒有恢復,沒有辦法在這個時候征詢斯法莉亞的意見。

究竟……

“那樣的話,我還是推薦你先把這個沒品的家伙確實地殺死哦。畢竟那個戰斗能力你也看到了吧,如果她并沒有死透的話,之后可是會變得超級麻煩的。”蕾娜坐在一旁的石礫上悠悠地說道。

“還真是任性的大小姐啊,明明出手的時候就沒有留給她活路。不過,這次你說的確實有幾分道理。就按你說的辦好了。在解決這邊的事情之后,我們還要去賽貝爾的核心區域去與其他‘所羅門之鑰’的成員會合呢。”

“!!!”獅子堂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那并非出于意識,而是完全地發自身體的本能反應。

“所羅門之鑰”,僅僅只是這五個字就像是一記猛烈得重擊讓獅子堂的頭部劇烈得疼痛起來。

獅子堂用牙齒咬透自己的嘴唇而不讓自己痛呼出聲。

糟糕,現在一定不能夠進行記憶逆行,現在的話……

現在的話,我還有必須要做的事情。

“為了切實得殺掉她,把她的腦袋給她取下來好了。”羅斯特像是說著極為平常的事情,一翻手,一把極為銳利的手術刀便被他握在手中。

獅子堂的雙腿因為一段時間的失血而麻木,想要站起身來卻又沒法在瞬間使上力氣。

“師傅,你還準備玩到什么時候?”自空中傳來的凜然聲音好似陽光一般將一切暗影陰邪全部驅散。

黑色的及腰長發在空中翻飛著,就那樣,憑空地佇立在空中的少女,宛如天使一般炫目而不可直視。

“這家伙是什么時候……羅斯特,你沒能感知到這家伙嗎?”名為蕾娜的女性一臉無法置信的神情。

羅斯特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與其擔心我,不如更加擔心一下你們的腳下才是。”

“小姐,剛剛你可是弄得我很痛啊,很不好意思,我可是一個錙銖必較的心胸狹窄的家伙,你最好還是做好覺悟比較好哦。”深紅色瞳孔猶如漆黑,艷麗裙擺愜意搖蕩。曾經倒在地上無法動彈的阿納斯塔西婭現在像是一個沒事人一般站在兩人面前。“以你們聲嘶力竭的號哭充當赤色雨幕的余興。”

只是一瞬,任何人都沒有反應的空間,阿納斯塔西婭便輕易地扼住了蕾娜的咽喉,“我原以為你們會派點更厲害的家伙來呢,這不只是雜魚嗎?還害我煞費苦心來演這樣一出戲。”

!!!

“羅斯特,進行緊急轉送的準備!”被阿納斯塔西婭扼住喉嚨舉在空中的蕾娜聲嘶力竭得喊道。

“不會給你那么做的機會的。”處在高空的黑發女子五指微微一動,名為羅斯特的男子便像是被施了什么咒法一般,動彈不得。

“這是……特制合金做成的金屬絲線?”羅斯特的臉色鐵青,難以置信地說道。

“小姑娘,如果你愿意吐露出那個‘所羅門之鑰’組織的相關信息,說不定會輕松一點哦。”阿納斯塔西亞一邊微笑一邊加重了右手的力道。

雖然忍受著窒息一般的痛苦,蕾娜依舊沒有一點退縮的想法:“要說夢話的話,就留到夢里再去說。我唯一后悔的事情只是沒有在你裝死的期間給你補上幾箭。”

“哈。”阿納斯塔西婭不由得深深嘆了口氣,“現在的年輕人到底都是怎么了,怎么一個識趣的家伙都沒有。”

“蕾娜!”羅斯特忽然大喊道。

“我勸你不要搞些什么小動作,否則只要一瞬間我就足以把你的頭給你擰下來。”阿納斯塔西婭對著自己手中的蕾娜說道。

“呵!辦得到的話就這么做試試看啊。來擰斷我的脖頸,之后你就會發現,縱使如此,一切也都不會有什么改變。無論如何,我都會從你們的手里拿下一程。”蕾娜像是對于阿納斯塔西婭的威脅絲毫不為所動。“熾風!”

“說是做戲的話,也就是那邊的家伙,不止還活著,而且會成為我們改變整個局勢的唯一突破點這回事啊!”

阿納斯塔西婭的身子猛地一顫,因大意而懊悔的神情從她的臉龐上浮現。

原本平躺在地面上的黑色箭矢化作索命的閃光,直撲獅子堂的面門。

比起獅子堂所在時代所有戰斗機都要更快的五馬赫的超高速,將一切都輕易地甩在身后。

利箭的破空之聲于耳畔作響,音爆所產生的劇烈震蕩甚至在一瞬使得獅子堂的雙耳失去機能。

連留給獅子堂感嘆的時間都被一同剝奪。那并不是現在的他能夠規避掉的攻擊。

再一次地……一切都將無從挽回。

本應如此。但是只有一人,從最開始她就沒有把視線從獅子堂的身上移開過。

因此在場之人也只有她得以追上飛速疾走的死亡的步伐。

無色而無法目視的金屬絲線相互交纏,重疊盤繞,化作肉眼可見的白色堅盾,將那黑色的奪命箭矢在距離獅子堂面門不到一米的距離上精準無誤地攔截下來。

不過由于矗立于空中的黑發女子的分神,給予了被束縛的羅斯特行動的空間。

羅斯特成功按下了腰部的傳送裝置的啟動按鈕。

伴隨著指令的發動,蕾娜與羅斯特化作陣陣光點消失在這個區域。

城市再度歸于平靜,就好似……什么也不曾發生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