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人造都市“賽貝爾”

“砰!”得一聲,重重地摔在地上的獅子堂一時間還有些緩不過神來。

發生了什么?在剛剛登入過程中的那股劇烈的震顫感又是什么?

“******”自腦海中響起的像是毫無含義與規律的刺耳機械雜音,反而令人心生煩躁。

通訊系統是在登入過程中損壞了嗎?

四面高樓林立,極富現代機械感的都市景色中卻了無人煙,甚至連與自己一同登入的水樹的蹤跡都無從尋覓。

這里便是“人造都市”賽貝爾……

與自己最初的預想不同,此處反而并沒有像柯斯法亜那般受到暴走的AI構造體的肆虐而滿目瘡痍,是南條司夜那邊采用了什么特別的應對措施嗎?

還有這毫無生氣的死城到底是?難道說人流的疏散早就完成了嗎……明明看起來像是什么也沒有發生過的樣子。

無數的假設從獅子堂腦海中浮現,卻始終也無法讓他理出一條合理明晰的線索。

突然,那令人焦躁不已的雜音像是被什么強行切斷一般,戛然而止。

“少校,能聽得見嗎?”

!!!

斯法莉亞?怎么會偏偏是在這種時候。

“斯法莉亞,你為什么可以……”

“在少校離開CHEC基地之后,我就一直都在關注著少校的動向,少校與水樹在登入時遭到了預設的干擾機關的影響,從而被傳送到了與預定位置有所偏差的地方,并且專有的通信線路也被敵方監測到并施加了阻礙,但他們應該沒有料想到CHEC本部還有著一條被構筑出來的通信路徑,在他們看來,從外部破解防火墻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吧。雖說防火墻的破除實在是花費了許多的時間,導致直到現在我才能夠把這個消息通知給少校你。”

獅子堂聽聞斯法莉亞的話語不由得懊悔地一拍腦袋。

登入干擾……是了,怎么可能會讓我們這么順利地進入城區,明明應該更早地預想到才是。

“水樹少校她現在在哪里可以分析地出來嗎?”

“水樹少校現在的傳送地還沒有被正確地解析出來,不過我已經在柯斯法亜后援部那邊說明了全部緣由并拜托給柯斯法亜的后勤工作人員,相信要不了多久,水樹少校的位置就會明晰。”

“雖說與預想的計劃不同,在最開始的地方,就已經被敵人算計了一手,但絕非沒有挽回的余地。”不論何時,斯法莉亞的話語總是會令人感到安心。

“那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不得不分頭執行作戰任務,就是這么一回事沒錯吧。”獅子堂像是思慮著什么而如此發問道。

“嗯,畢竟水樹少校現在方位不明,雖說柯斯法亜那邊正在加緊解析確切方位,但畢竟沒有一個明確的完成時間,而且我們也還需要考慮少校與她相隔甚遠的最壞狀況。”斯法莉亞一一解釋道,“從現在開始,由我來擔當少校的直系后勤人員,雖說位置偏遠,但這依舊是‘人造都市’賽貝爾的城區之內,我會代替柯斯法亜的后勤人員,指引少校你到達賽貝爾的核心區域。”

“救出作戰最大的敵人從來都是時間,這是由我解析出的,從現在方位前往賽貝爾核心區域的最佳路徑。避過鬧市區與人員密集的區域,應該可以極大減少與敵人產生爭端的概率。”斯法莉亞話音剛落,獅子堂的腦海中就出現了一張錯綜復雜的賽貝爾全景地圖。

那是遠比獅子堂預想中的還要龐大得多的地圖,整座都市的覆蓋范圍大概可以媲美兩個柯斯法亜,被標注出來的路徑曲曲折折,穿梭在令人不起眼的小街與巷道之中,雖然從地圖上直觀來看,這條路徑著實是繞了不少遠路,但斯法莉亞卻說這是她解析出的最佳路徑,想來應該是她也將規避敵人這個要素添加進去綜合考量了才是。

獅子堂在稍作思考后便開始向著地圖上的目標快速奔徙,“斯法莉亞,說起來我還有不少問題想要問你。”

“嗯?”斯法莉亞的聲音顯得有些驚異,似乎在好奇獅子堂到底想問些什么。

“遠在CHEC的你是如何實時得知這里發生了些什么的?”

“少校你還真是喜歡開玩笑,在科洛格里時你不是也有用過嗎——通過特殊線下連接而達成的感官共享,雖說只是單方面的共享就是了。”

“啊……”伴隨著斯法莉亞的話語,獅子堂那塵封的記憶被隨之喚醒。

科洛格里的暴動,我確實是用了感官共享才成功獲悉了當時的狀況,現在想起當時的危險境地,心中依舊不免有些后怕。

“感官共享的時間節點呢?”

“從最開始的時候。”

獅子堂不由得微微一愣,但隨之露出一縷如釋重負的淺笑:“如果是這樣,那話就好說了。我現在需要‘人造都市’賽貝爾的相關資料,能不能從你那邊的CHEC數據庫中查到些什么?”

“不,如果是賽貝爾的話,即便是不借用網絡途徑也沒有關系,我與它還算是有些事故上的交接,因此對它還是頗為熟悉的。”

“賽貝爾是南條司夜在八年前弗朗西斯事件之后以一己之力構建出的都市,賽貝爾最初的規模并沒有像現在這樣夸張。賽貝爾一經建立便受到無數下層人士的追捧,繼而在人群中積累了足夠的名望,信徒也是接踵而來,城市的規模也隨著教團人數的擴大而漸漸發展到今日這個樣子。”

“樹大招風,南條教團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也曾樹敵無數,渴望顛覆的恐怖分子的破壞行動也不可勝數,但在南條司夜妥善的處理之下,都沒有形成什么實質性的威脅。”

充滿巨大信息量的話語充斥著獅子堂的腦海,但這次對于獅子堂來說出乎意料地卻沒有什么不適的感覺。

不過縱使如此,言及重點,斯法莉亞的話語還是微微一頓。

“除了這次……明顯有過預謀而且計劃周全的AI暴動事件。敵人的正體至今不明,這是相當致命的一點。我們在明,敵人在暗,如果不將這種狀況徹底打破,我們將一直處在被動的一方。”

高聳的樓層即便抬頭向上望去都無法一眼窮盡,這在獅子堂生活的那個時代還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斯法莉亞的語氣倏地一變,“這一次,似乎有并不隸屬于聯合軍,CHEC也不像是敵方勢力的第三方勢力參與進來。根據柯斯法亜情報部那邊的消息,從你們開始潛入柯斯法亜之時起,一直都有一個身份不明的賬戶,通過某種非正規的渠道突破賽貝爾的信息封鎖,向他們傳遞賽貝爾內的具體狀況……只不過從傳輸過來的信息分析來看,卻也只能得出沒有出現什么巨大變故這一結論。”

“或者說……其實現在整個賽貝爾都沒有被像是敵人侵入的跡象。”

斯法莉亞所言及的賽貝爾的安逸狀況雖然令獅子堂心生困惑,但是話語中的另一信息卻更是吸引了獅子堂大半的注意力。

雖然斯法莉亞匯報的情報中幾乎沒有一條可以稱得上負面的信息,但獅子堂的表情卻變得分外凝重,就連視線在一瞬間都顯得有些猶疑不定起來。

“你說……”仿若平靜的水面在頃刻化作無邊冰河,獅子堂的身體猛地打了一個寒戰,嘴角也在似有似無地抽動著,“賽貝爾里還有,未知的第三方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