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人們都會把焦點集中在故事最精彩的部分。

而忽略了不為人知的角落里同樣在進行的支線。

01

事實上,只有李少輝自己清楚這一點。

他并不是一個多么了不起的人,并沒有多么特殊的能力。隨機地取一百個人的能力作為樣本,把它們的平均值作為基準的話,他各項本領都只不過處于平均,甚至略有低于平均的水準。

這樣的人光憑自己是什么都做不成的。

無論說了怎么樣的漂亮話,都不能讓他一躍而就成為超人。

他頭腦不靈光,辦事不利索,思考計劃的時候也會有缺漏,因此做任何事都會有很大概率失敗。

他清楚地明白這一點。

所以想要做到什么,就必須依靠他人的力量。

欺騙也好,

裝腔作勢也好,

狐假虎威也沒什么,

只要能夠把別人的力量聚集在一起,當做自己的力量使用的話,

哪怕成為卑劣的小人,他也不在乎。

他已經是個一無所有的失敗者,已經在上一次的事件中把家底輸得一干二凈了。

這樣的他還有什么好珍惜的,

這樣的他已經沒有價值了。

所以他才會不惜一切手段去掠奪,

掠奪別人的力量,

然后奪回自己的東西,

這就是他能想到的辦法。

那么,在這樣的他面前,在力量尚處于“零”的情況下,第一個主動把自己的力量借給他使用的人,并不是曾經自詡為最強,而后輸得一塌糊涂的墨莎,

而是我。

“……為什么要幫我?”

因為承受不了來自扮演李少輝壓力,而不斷在人前人后干嘔的他,現在也是一副慘不忍睹的嘔吐模樣。想必,像“李少輝”那樣去行動對于僅僅只有十四年記憶的他而言是件困難的事吧。

盡管我對他說了那些話,也不意味著現在的他就真的和失憶前的他沒有太多區別了。

十一年的經歷足以對一個人造成很多改變。

人是很難改變的,這種話根本無法成立。

人是無時無刻都在改變的,以至于都沒辦法發現自己的改變,這才是真實。

僅僅憑借一次失敗就是追平李少輝十一年來累積下來的失敗,也太荒謬了。

所以他才會嘔吐。

所以他才會承受不住那些壓力。

然而,即使在害怕,在痛苦,他也沒有打算放棄,而是堅持自己的想法,這一點其實——完全不像李少輝的作風。

如果是之前的他一定會放棄吧。

畢竟這種事一點也不有趣,還很無聊。

現在的李少輝和失憶前的李少輝比起來,要積極得多。

正是這份積極帶給了他痛苦。

要是真的覺得什么都無所謂的話,就不會痛苦,也就不會去行動。

從他積極地去行動,甚至不惜借助我這種人的力量這一點來看,他這個人當真是“不李少輝”。

“喂……你到底是為什么才幫我的。”

他又對我提出疑問了。

該怎么說呢,

我為什么會幫他呢。

我這樣的垃圾為什么會妄自尊大地想要去幫他呢。

確實,必須要找一個理由。一個無論是他,還是我,都能夠接受的理由。

這樣的理由是存在的,

不然我也不會幫他了。

“那個為了拯救王倩而死去的,興許會被一些人當做死有余辜的笨蛋女孩的名字,叫做趙伊月。她死前的年齡是,十六歲。”

我一點也不悲傷的,一點也不痛苦地說道,

完全沒有什么負面的情緒,

一點也沒有,

“你還記得吧,我的名字是趙邵詩。年齡嘛,現在是十五歲。”

答案就是這么單純。

天底下怎么會有對自己姐姐的死而無動于衷的弟弟呢。

即便是我這樣的垃圾,也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