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事件是突然襲來的,但并不是立即襲來的。

在一系列的悲劇開始之前,是有著緩沖期讓我去適應的。

大約二十分鐘的緩沖期——這是我能夠悠悠哉哉地享受人生的最后時間。我并沒有好好珍惜這段時光,只是把它當做人生中一段不起眼的時光,甚至是當做人生的嶄新開始來對待。我會犯下這種愚蠢的錯誤,也是因為我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明明知道自己不具備英雄——主人公的資質,卻還一直把自己當做主人公對待。所以才會發生那么悲傷的,悲痛的悲劇。

“做出租車走嗎?”

與不知是自愿離開還是因為被人群沖走的帕蘿絲分別之后,我和嵐,以及王倩姑且把下一站的目標定位“李少輝”的家。

“我們需要一個能夠開作戰會議的地方。”嵐是如此說的。我不清楚我們要與誰作戰,但因為沒有特別想做的事,所以姑且同意了她的方案。那么理所當然,在我的認知里,最適合作為據點的地方肯定是“李少輝”住的那間公寓。

在陌生(對我而言)的地方行動,第一時間想到的當然是出租車(我們那邊管這叫的士,我不清楚這是不是全國通用)。但當我說出這個提議時,我就知道我暴露了自己的無知。

“這么說來,【你】確實沒有坐過呢。”

嵐戲謔地笑了一下。

“什么……”

“畢竟桂林直到現在沒有那個東西,所以選項里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它呢。”

“那個東西是指——”

“唔姆!好好感受一下人類為了趕路而創造出來的高科技吧——地鐵哇!”

嵐一邊高亢地謳歌著所謂的“地鐵”,一邊在前面領著我們走。

原來如此,是地鐵啊。我也不是無知到連地鐵是什么都不知道。雖然現實里從來沒見過,但至少一部著名的日本漫畫里就有提到主人公和他的藍色貍貓為了讓爸爸方便上班而特意制造地鐵的情節。所以,我還是知道地鐵是便利的交通工具的——但也僅限于此。

誰讓我——只有截止到十一年前的記憶。

十一年前——二零零五年的桂林,住在那樣的地方,當然不會有接觸地鐵的機會。

連高鐵都是第一次,不清楚地鐵也是情有可原。

但我沒辦法用情有可原這種自欺欺人的說辭來欺騙自己。我應該知道才對,我應該想到才對,至少我具備能想到的基礎——我對沒能想到乘坐地鐵這一方案的自己感到羞恥。

“唔姆——你呀,是不是對自己太苛刻了?你原來是完美主義者嗎?”

“我不是完美主義者。只是覺得自己沒有做到自己能做到的事是一種浪費時間的行為。”

“浪費時間嗎……挺特別的觀點。啊……人真多啊。”

嵐停了下來。我以為她是在等我們后,抬頭后發現在她小小的身體前是一排長長的隊伍。原來乘坐地鐵也是要排隊的嗎,我嘖嘖稱奇。

“唔姆。自人類出現以來,排隊就從來沒有缺席過。即使是古時候的上奏,也是要按照官位高低的順序一個一個來的。”

“真的嗎?”

“唔姆。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可以自己去翻書哇。”

“反正你只是信口胡謅吧。”

“你不自己考據一下,怎么能判斷是不是假的呢?”

“無聊……”

我將目光從嵐身上收回,盡可能地去觀察這對我而言的,從未接觸過的新世界。

視野一點點地放大,不偏袒地落在每一個聚集在這里的人類身上。這些同我們一樣在排隊的人里,大部分都是學生,剩下的都是四五十歲的中老年人,這應該跟現在不是上班時間有一定關系。不過不管是學生還是中年人,都是普通的人類——這一點讓我倍感乏味。

乘坐地鐵的也都是一些普通人,了解到這一點的我對地鐵的興趣頓然流失大半。

剩下的興趣集中在隊伍的盡頭,每個人都無一例外要穿過的機器上面。其實乘坐高鐵時也穿過了類似的機器,但當時腦子雖然說不上一片混亂但也著實不能算清醒。只是記得要站在上面接受全身掃描,似乎穿過那道探測門的時候也會有聲音響起……對于只有初中生知識(甚至沒畢業)的我而言,難免會生出一絲好奇。

“那道門是金屬探測門,專門用來探測人身上有沒有攜帶金屬——比如說槍械和刀具。工作人員手上拿著的磁性探測器,用途和探測門差不多。”

嵐一邊觀察我的反應,一邊為我解說著。

“那個大家伙呢?”

“那個檢查行李的安檢設備——攜帶的包裹都要往里面放,透過X射線來檢查包內的東西。”

“……連毒也能查出來嗎?呃,我是指——有毒化合物一類的液體。”

我稍顯笨拙地組織語言。雖然想一語切中中心,但初中生的詞匯匱乏以及知識面的狹窄不是光憑努力就能輕易改變的。早知如此我應該好好學習的。

“如果是指液體的話——其實也有技術能夠直接掃描出來到底是普通礦泉水還是不能由無關人員持有的違禁化學品的,不過大部分情況,還是會讓持有者自己喝一口吧——其實比起有毒液體,大家更害怕的是液體易爆物。”

“液體易爆物?很容易就會爆炸的——化合物嗎?”

我問,她點了點頭。

“那——如果真遇到了會怎么辦?”

“真遇到了的話,當然就先想辦法控制下來啦。唔姆,真正值得擔心的是遇上了無法避免會發生爆炸事件的情況。”

“遇上那種情況又該怎么辦呢?”

“那就只能靠那個了吧。”

她指了指安檢門附近的一個黑色大圓桶,

“那東西叫防爆罐,專門用來處理爆炸物或者有爆炸物嫌疑的物品——理論上來說,它甚至能夠承受一般易爆物,甚至TNT爆炸時的沖擊。所以如果真的有情況發生,那東西應該挺可靠的……大概吧,我也不是很了解哇、”

原來如此——我點了點頭。

這時候,隊伍終于輪到了我們。在我穿過探測器的時候,我聽到了“滴”的一聲響,我想應該是檢測到我身上的某種金屬了。

我不知道。

我并不知道——這聲從探測儀上傳來的尖銳聲響其實有著另外一層含義。

那是我寶貴的二十分鐘即將走盡時的倒計時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