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2019015期开奖结果

【輕評論】買插畫送的女主角最終都會消失,評《約會大作戰》

文章分類:輕之文庫專欄  作者:甚誰   發布時間:2019-03-28 17:11

本文作者:甚誰

參與評審:歧路先知、熊騰浩、枝瀨透、羽毛


緒言

橘公司的熱門輕小說系列《約會大作戰》(《デート?ア?ライブ》,下稱《約戰》)開始連載于2011年,插畫擔當是超人氣畫師つなこ。小說以“秘密組織的成員全體認真地攻略美少女游戲”為核心創作概念,講述了在精靈不斷出現的世界里,擁有不可思議能力的男主人公 · 五河士道為了避免精靈現世帶來的災害,同時為了拯救被人類當作敵人的精靈而踏上約會之旅的故事。截至2019年2月,小說系列累計銷量已經突破五百五十萬冊,是富士見ファンタジア文庫公表數據中累計銷量第五的超熱門輕小說系列。



該小說系列以“最快動畫化的輕小說”而聞名。刊行第三卷時期就已經傳出了動畫化情報。其多媒體化資源極為豐富:本身得到了大量的短篇刊載機會,相關漫畫改編已經出版四部(分別為本篇、デート?ア?ストライク、デート?ア?パーティー、デイト?ア?オリガミ),TV動畫三部,劇場版動畫一部。雖然在其中經歷了轉換動畫公司的風波,而當前正在播出的第三季動畫質量也是讓人一言難盡,因而獲得了“崩壞三”的美譽。但由此我們可以看出其在輕小說乃至于整個ACG愛好者群體中的熱度是不可忽視的。

值得一提的是,對于《約戰》這部毫無疑問是以激萌插畫為賣點的后宮輕小說作品,它本身可以稱得上“格格不入”。首先它作為橘公司在《蒼穹のカルマ》之后的第二部作品,在風格上與前作的創作風格完全不同。而因此,它也與我們所熟悉的以王道奇幻富士見ファンタジア文庫的風格不同。

而因此,對于《約戰》的理解,可以成為解讀輕小說中以美少女為核心的這種“商業作品”的范例。而對于這部可以稱之為“最具代表性的后宮輕小說”之一的作品本身來說, 從劇情和人設角度深入的分析則能夠讓我們看透這部作品取得如此地位的本質:如果說有一個極為優秀的插畫師就能夠大火的話,為什么其他的作品未能取得這樣的成功?


一、先有美少女,然后才有世界

在前文中提到,橘公司的出道作是《蒼穹のカルマ》,這是一部以“蒼穹奇幻”為核心概念的,講述女主人公和“蒼穹騎士團”與“空獸”戰斗的王道奇幻故事。作為第二十回ファンタジア大賞的準入選作(當年大賞未頒發,實際上為第一),雖然在設定和語言上顯得年輕了許多,但顯然是繼承了富士見ファンタジア文庫的“王道奇幻”風格。



但在《約戰》中,一切都變了。在第二作的創作中,橘公司選擇了另一種“王道”。也就是我們現在常說的“有妹有房,父母雙亡,突然某一天,妹子從天而降”。顯然從一個“秘密組織認真的玩美少女游戲”的點子出發而建立了《約戰》世界觀的橘公司對于“宅系想象”的熟練程度高到不可思議:神秘少女從天而降,妹妹成了神秘組織的領袖,拯救世界的方法是攻略妹子以及kiss。

我想這一點是與つなこ的超強插畫搭配在一起之后起到化學反應的一點:堆疊套路并非是橘公司的專利,倒不如說所有的“商業作品”都堆疊套路,因此套路才被稱之為“套路”。但是正如同同樣的題材的作品總會有好有壞一樣,談論起堆疊套路的好壞之前,首先要看作者的實力。《約戰》這部作品受到的大量負面評價基本都是:太過于套路,劇情不在線,純粹是為了后宮。對于這樣的評價是否中肯,我們暫且不表,但如果我們把“套路作”作為一個既有的分類進行橫向對比,是可以發現《約戰》是具有足夠的優勢的。

《約戰》的敘事結構基本上是以女主人公出現→危機事件發生→主人公與女主人公的交心→事件解決這樣的標準王道展開為主的。但是如果我們看過其他的同樣的“女主人公卷回體”的作品的話,就可以發現,《約戰》全程是緊密圍繞著“約會-作戰”這個核心來展開的。這樣的套路單看起來十分的單調枯燥,但是比起其他后宮輕小說多種雜亂的系統、劇情、世界觀的混雜來說,說一句“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毫不夸張。



以《IS》和《緋彈的亞里亞》這兩部每卷都在攻略女主人公的作品來做對比吧。即使作者是大文豪 · 弓弦,但毋庸置疑《IS》的世界觀設定顯然要比《約戰》完善得多——即使已經出到二十卷的現在。對于AST、DEM公司、顯現裝置以及最為重要的“世界局勢”來講,幾乎完全沒有什么可以用得上的情報,《約戰》的一切劇情和設定都圍繞著五河士道攻略女主人公們展開,無論是琴里所隸屬的神秘組織、還是大反派DEM公司的陰謀詭計,總是要多都合有多都合。《IS》有學院、有世界、有反派組織體系、有“往事”。一個女性優先,世界陰謀不斷,武德充沛的世界確實是被勾勒出來了。而反觀《約戰》,宛如是天宮市成為了一個箱庭,變成了每卷都在更新新角色的“小說式快節奏galgame”。

這么一看似乎《IS》要比《約戰》好。但正如同前文所說的,談論起套路的好壞之前,首先要看作者的實力。《IS》確實勾勒了一個足夠有趣,能夠寫一條可深可淺,串起所有女主的個人路線的主線劇情。但是弓弦不具備這個實力,所以如果單看小說劇情《IS》一卷畫的餅一旦被識破看到三四五六卷,那簡直是弱智媽媽給弱智開門弱智到家了。相反橘公司的優秀之處就在于他在客場作戰,既然我小說的點子是:神秘組織(一群宅男)充當笑點+見妹子就要救的翅膀系男主當親吻狂魔+各種屬性的妹子與各種攻略的套路=已經夠了別的我也不會寫了。那么在這個基礎上有沒有把AST與日本對精靈部隊、DEM和世界勢力的齷齪以及別的有的沒的設定出來呢?答案當然是沒必要。

因此,我們可以在這部作品里發現大量的設定都相當的隨意:空間震修房子當然是靠魔法,自衛隊干精靈總之干了再說諸如此類無法深究的設定。究其根本其實相當容易理解:《約戰》的故事設定都是為了它的核心理念準備的,比如拉塔托斯克的司令是琴里,然后才有了拉塔托斯克的設定。“妹妹是NERV司令”這個設定先有,而一切其他設定都是從屬于這個設定的。而折紙大師是AST高干、正派妹妹幼齒又強悍,這些都是同樣的道理。



這樣好嗎?我覺得在做出一個評價之前,我們可以比照一下《緋彈》。橘公司寫《約戰》成為了富士見新時代扛把子,而弓弦就只能流離失所,這其中兩人人品的差距其實是完全體現在寫作上的:所謂正常人就是,做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不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而這一準則還有一個隱性的要求,那就是工作的時候,做自己能力做的事情,而不是想做什么事情做什么事情。在寫輕小說這件事上,尊重讀者也尊重作者自己的事情就是寫讀者想看的故事:能夠與讀者共鳴,貼近讀者內心的作者會獲得銷量上的回報,這里面一個關鍵的事情就是千萬不要會錯了讀者的意。也就是寫讀者想看的故事,而不是寫自己以為讀者想看的故事

《緋彈》的錯誤就在這一點,它寫了太多面,反而重點不一。《緋彈》的劇情伏筆在埋下的時候都顯得煞有介事,而讓讀者們等不到挖出來的那一天,在主線劇情和攻略后宮之間跳來跳去,最終一無所獲。

而《約戰》完美避開了這些問題,概括的來說就是一個主題“先有美少女,后有世界”。五河士道為什么具有親吻精靈就會封印精靈力量的能力?把人變成精靈的“幻影”的目的何在?三十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精靈從哪里來到這個世界,目的又是什么?DEM公司的秘密是什么?……這些看似是“主線”的問題都不構成《約戰》的主線,倒不如說,是這些形式意義上的“主線劇情”使得五河士道親妹子開后宮的行為正當化,反而成為了不斷迫近某個“結局”、“答案”的必經之路。

也就是說,橘公司首先是想好了大量的不同人設的后宮精靈與展現她們各自嬌羞可愛的“約會”,那之后再想出一堆與之相關的設定把與不同妹子的約會聯系到一起。通過這樣的方式,使得整個故事簡單明了。不會讓人產生“這個劇情為什么這么蠢”的感覺,而是真正實現了“還不如不寫劇情”——讀者只需要和暴走時期的五河士道一樣接受簡單易懂的設定“我是五河士道,我要提升和精靈的好感度,我要kiss”然后靜靜的欣賞不同種類任君挑選的妹子就好。而這也就是《約戰》在同類作品中得以勝出的關鍵所在。




二、沒有劇情但有人物的作品是存在的

如果說在劇情寫作的觀念上有著自己清楚明確的定位,是《約戰》能夠跑在前面的理由的話,那么是什么讓《約戰》一直跑在別人前面?我想是人物塑造的功力。

當然橘公司并非是那種三言兩語就把妹子與主人公的互動寫的讓人臉紅心跳,覺得老婆感十足的那種高手作者。但他也有自己的長處,或者說自己努力做好的地方。縱觀整個《約戰》的后宮團以及每一卷的約會-作戰劇情。我們可以發現橘公司在幾年里把“約會”在輕小說的層面上這個概念挖掘到了極致(當然并不是說他寫的具體有多好)。在這里如果把“男主人公接近具有心靈創傷的女主人公,通過對于心理創傷的療愈來實現兩人的互相認同”稱之為“約會”故事的正統的話。那么可以對《約戰》的故事做出這樣的概括:

卷一 十香:正統

卷二 四糸乃:正統

卷三 狂三:反攻略

卷四 琴里:沒想到吧(其實早想到了)+反攻略

卷五 八舞姐妹:正統*2

卷六、七 美九:女裝反攻略+正統

卷八、九 七罪:無人生還+野豬大改造+正統

卷十、十一 折紙大師:涼宮春日的消失

……

我們可以發現這部作品俗套確實俗套,但是往往又沒那么俗套。如果帶著對于一般后宮推土機+買插畫送廁紙的偏見看到第一卷可能會直接選擇不會往后看,但是橘公司其實是真的好好在做事的。卷一卷二的兩連發正統攻略顯得尷尬和無聊,在《約戰》這里,劇情是為人物塑造服務的。既然黑長直正統saber女主和內向小天使都還不能夠打動讀者的心,那么就來些更夸張的:背負著斬斷宿命悲愿的犯罪精靈狂三、沒想到吧妹妹居然是精靈(想到了)、兩等分的花嫁、厭男百合偶像、超級喪女帶你玩殺人游戲等等展開。這些都玩夠了再來一卷五河士道變身騷話男,大家紛紛主動送吻。



橘公司在這些個人劇情上都點到為止,因為重要的不在于把這些劇情都完整的寫出來,而是告訴你狂三亦正亦邪苦大仇深曾經中二不能自拔、琴里總而言之深愛哥哥戰斗力暴強、八舞姐妹互愛到沒邊……當人設立起來之后,臉譜化的人物加上用心的小細節,其實不需要什么劇情就能在讀者的腦海里勾勒出種種可愛的妹子,而到這一步就已經足夠了。如果不是卡巴拉生命樹而是所羅門七十二魔神的話,橘公司甚至可以玩出七十多種花樣。這樣的堅持不懈玩花樣的腦洞(其實是一個優秀商業輕小說家的本分)是能夠讓作品保持長青的關鍵。

換個角度想想,如果把整個《約戰》嚴肅化,也就是說把時空穿越、妹妹其實不僅是妹妹、為了彼此決定自己消失的雙胞胎、心理陰影型自閉偶像諸如此類的設定全都做一個《青春野郎》鴨志田一式的改寫或者《物語》西尾維新式的改寫,讀者不難會發現這一作品和那些我們公認“吊、牛逼、輕小說史留名”的作品具有極高的同構性。而能把這些總是有事可說,有點子可寫的人設摸索出來,并且點到為止,不唐突進入自己可能寫不好的領域,橘公司顯然深諳如何打造一部成熟的商業作品的訣竅。


三、后宮輕小說的想象力:10年代的尾聲

于是我們可以在這里簡要的做一個總結:《約會大作戰》作為富士見ファンタジア文庫里公認的第一暢銷后宮作,其成功的地方就在于(找了つなこ當畫師)作者橘公司敏銳的把握住了這部作品以“美少女”為賣點的核心定位,不過多的去涉足一個多么宏大的“拯救世界”、“揭露秘密”、“復仇”的主題,而是潛心寫好戀愛段子、各種發糖短篇、在關鍵時刻渲染一下熱血和悲傷和感動。

有劇情有世界觀有深度的和我不構成競爭關系,和我構成競爭關系的沒有我定位明確”。如果說劇情向輕小說創作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話。后宮向商業輕小說的本質就是提供給讀者以“美少女”這一可以建立起某種特殊關系對象。



《約戰》中的五河士道這一主角的設定,恰恰體現了讀者對于某種情景的期待:期待著某天,“我”不得不踏上與某個(某些)命中注定的女性邂逅并墜入愛河。五河士道(讀者)并非是具有著“親吻就能封印力量”這樣的能力才要去親吻精靈,倒不如說是五河士道(讀者)想要去親吻精靈,才因此具備了某種能力。這樣的說法似乎顯得非常抽象,但如果這么說就會明晰了:雖然劇情變得更加都合主義(想當然),但是《約戰》和那些謳歌青春、細膩的情感一股腦全來了的輕小說本質上講述的都是“我”與“她”之間從不理解到理解,從無關系到建立起關系的過程。而關鍵點無非是在于在《約戰》中的“她們”都順理成章的接受了與“我”的關系罷了。

所以從這個層面上來說,《約戰》這一典型商業后宮輕小說中流露出的是一種略顯悲傷的需求(我決不認可單純的把后宮作品看作為性的層面上被需求的作品):“我”渴望著被需要,自己可以因為自己的“本心-愛”而拯救某個“她”,并與“她”建立起獨特的關系。重點在于,這種“被需要”來自于自己的“本心”而不是其他地方。五河士道拯救十香等人甚至連狂三也想拯救的原因在于“她們明明沒有犯什么錯卻被人類攻擊,我想讓她們像普通人一樣活下去”。

“人(廣義)作為人活下去”是主人公的目的,而守護這一日常是主人公與與他建立起關系的女主角們戰斗的理由所在。而對于邂逅-締結-守護這一關系做出描述的作品就是這種“王道卷回女主后宮戰斗輕小說”。這也正是我稱之為“后宮輕小說的想象力”的東西—— 主人公并不因為“強大”而偉大,不因為自己力量如何強大、如何富有、如何心想事成而偉大,而是因為拯救、守護一個又一個陷入危機中的“她”而偉大。



在“買插畫送廁紙”這句話盛行的這個年代,輕小說越來越不行儼然已經成為某種共識。《約戰》這樣作者戰斗力顯然不如那些輕小說作家天花板的作品更容易受到批判,但是不得不說的是,像《約戰》這樣以“溫柔的男主人公”、“守護與拯救”的正統后宮作也已經式微了。現在轉而成為了真正的快餐化——web系后宮文的時代,根本立不起來的女主人公、凌亂的劇情展開、完全不能讓人心動的細節。可以說男主人公受歡迎完全是因為他足夠強大,而并不是他有一個“真心與他人建立起關系”的出發點。

在這一層意義上,我當然更希望《約會大作戰》這樣的作品越多越好,因為這部作品以及它代表的ACG作品雖然有些妄想與“一廂情愿”,展現出的也都是宅男式的癡心妄想,但是至少它還代表著某種期待與對于自己想要的守候的東西的想象。而決不是金錢、力量這些顯得太過于現實、而又毫無想象力的東西。


輕之文庫VOL.1應援群:192338882


聲明:

本文章版權歸輕之文庫所有,未經許可禁止一切形式轉載

文章配圖來源網絡,如有疑問請聯系我們


0條評論
只展示書評
加載中, 請稍后

后再評論, 沒有賬號請先 注冊

表情
輸入滿200字時可切換書評發送
双色球2019015期开奖结果